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doc

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doc

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doc

上传者: 挚爱2c1 2017-10-26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doc》,可适用于项目管理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独创性声明本人声明所呈交的论文是我个人在导师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符等。

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可编辑)李渔《十二楼》用典探析独创性声明本人声明所呈交的论文是我个人在导师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研究成果,也不包含为获得宁夏大学或其它教育机构的学位或证书而使用过的材料。与我一同工作的同志对本研究所做的任何贡献均已在论文中作了明确的说明并表示了谢意。时间:以冬年月协妣专箩关于论文使用授权的说明本人完全了解宁夏大学有关保留、使用学位论文的规定,即:学校有权保留送交论文的复印件和磁盘,允许论文被查阅和借阅,可以采用影印、缩印或扫描等复制手段保存、汇编学位论文。同意宁夏大学可以用不同方式在不同媒体上发表、传播学位论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保密的学位论文在解密后应遵守此协议时间:以年岁月诊日~躲券芗时间:沙侈年月沙日翩签名:荡妞摘要李渔是清代影响最大也最具创新精神的白话短篇小说家。其代表作《十二楼》被誉为“清代白话短篇小说中的上乘之作”,无论是在思想内容还是艺术表现方面都自具面目,匠心独到。而用典则是其创作个性的重要表征。《十二楼》用典数量众多、分布广泛、方式多样、类型丰富,且蕴含深刻。用典对《十二楼》主题思想的表达、人物形象的塑造、语言风格及叙事方式都有所影响,起巧妙暗示小说主题、委婉表达作者思想感情凸显人物性格、暗示人物命运增加小说语言的典雅性、趣味性和简洁性以及在叙事上巧设矛盾、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作用。用典既是李渔创新意识和独特审美趣味的重要体现,也反映出小说对诗词创作手法的借鉴。李渔的用典是明末清初拟话本小说进一步文人化和文雅化的结果,对清代炫才小说具有开风气之先的重要作用。关键词:典故,李渔,《十二楼》厶”’”,’’,,,,,,’,,,厶’,‘,:,,目录引言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第一节典故数量、分布、类型及用典方式第二节典故出处特征第三节特定典故反复出现第二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作用第一节用典对主题思想表现的作用第二节用典对人物塑造的作用第三节用典对小说语言风格的影响第四节用典对小说叙事的作用第三章《十二楼》大量用典的原因及文学影响第一节《十二楼》大量用典的原因第二节《十二楼》用典对后世小说的影响结汪口参考文献致谢个人简介引言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引言一、“典故’’阐释及课题研究的范畴《辞海》对典故的定义是:“诗词文中引用的古代故事和有来历出处的词语”,《现代汉语词典》定义为:“诗文里引用的古书中的故事和词句”罾。可见“典故”大体包含两层含义:一是事典,即古代的故事二是语典,即有来历出处的词语。在中国文学史上,“典故”一词最早是见于《后汉书东平宪王苍传》:“亲屈至尊,降礼下臣,每赐宴见,辄兴席改容,中宫亲拜,事过典故。”后《北史邢邵传》也有记载:“每公卿会议,事关典故,邵援笔立成,正引该洽。”以上所说“典故”指的是朝廷的典章制度、历史沿革、掌故风俗逸事传闻等等,与本文所论述的文学典故仍有较大区别。本文所论“典故”主要是指:脱胎于中国古代历史典籍,被后世或当世文人广泛应用于各种文学样式中的典故语言即语典和典故故事即事典。用典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用古事以达今意”,即在文章中委婉而又恰如其分地申明文章主旨、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怀。刘勰《文心雕龙事类》专门论述用典问题,其开篇第一句云:“事类者,盖文章之外,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者也。然则明理引乎成辞,征义举乎人事,乃圣贤之鸿谟,经籍之通矩也。”三指出用典的作用主要是用来以古比今,以古证今,借古抒怀。刘永济先生在《文心雕龙校释丽辞》中指出:“文家用古事以达今意,后世谓之用典,实乃修辞之法,所以使言简而意赅也。故用典所贵,在于切意,切意之典,日有三美:一则意婉而尽二则藻丽而富三则气畅而凝。”明代胡应麟也说:“用事非诗之正体,然景物有限,格调易穷,一篇于律,祗供厌饫。欲观人笔力材诣,全在阿堵中。且古体小言,姑置可也,大篇长律,非此而何成以章”因此,胡氏认为要想知道一个诗人的“笔力材诣”,活用典故是一个重要手段。胡应麟主张用事要自然,反对太多人工雕饰,典故应该做到从“成竹于胸”再到“成竹于手”,最后“心手合一”,达到“神运笔融”、“心手自知”的活用典的境界。用典既要师其意,尚须能于故中求新,更须能令如己出,而不露痕迹,所谓“水中着盐,饮水乃知盐味”,方为佳作。以上论述多着眼于诗词用典而言。小说中的用典由来已久,但至今少有学者对此进行研究。究其原因,第一是由于小说中典故定义较为模糊,第二则是由于话本小说本身使用的是通俗白话,因此基本的数据统计工作相对较为繁琐。针对第一点,本论文在统计李渔《十二楼》全部典故的基础上,排出其中无法考究确切来源的俗语、习俗类典故,以可明确出处的成语类、古文类典故夏征农主编辞海语词分册上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页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版北京:商务印书馆,,页南朝宋范哗东平宪王苍传见:后汉书卷四十二光武十王列传第三十二唐李贤等注,北京:中华书局,,页唐李延寿北史卷四十三列传第三十一见:中华书局编二十四史北京:中华书局,,页南朝刘勰文心雕龙周振甫译注北京:中华书局,,页刘永济文心雕龙校释北京:中华书局出,,页胡应麟诗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页郭绍虞宋诗话辑佚北京:中华书局,,页:“作诗用事要如水中煮盐,饮食乃知盐味,此说诗家秘藏也。”引言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作为本论文分析对象。对于第二点,本论文运文本细读法、定量分析法对李渔《十二楼》中的典故进行了尽可能详尽准确的数据统计,并在此基础上,将其中的典故根据出处按照经史子集四部分类,以便分析。二、研究现状分析一国内研究现状李渔,初名仙侣,后改名渔,字谪凡,号笠翁。浙江金华兰溪人。明末清初著名的戏曲家、小说家,一生著述丰富。小说作品有:拟话本小说集《连城璧》《无声戏》和《十二楼》《觉世名言》,章回小说《合锦回文传》,另有《肉蒲团》据说也是他所作。李渔在当时就颇有名声,达到了“妇孺亦皆知有李笠翁”《光绪兰溪县志》的程度,可见其作品十分畅销,流传广泛。李渔身后,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李渔及其作品的研究十分寂寥,直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孙楷第为亚东图书馆本《十二楼》作序文《李渔与十二楼》,其中对李渔作出的评价是“说到清朝的短篇小说,除了笠翁外,真是没有第二人了。”方可谓开启了李渔研究的现代步伐。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二十世纪末期,李渔研究进入了兴盛阶段,其研究范畴不断扩大。笔者据中国知网统计,小说研究论文有篇,主要成果有:黄天骥《论李渔的思想和剧作》,王汝梅《李渔的“无声戏”创作及其小说理论》,李时人《李渔小说创作论》,刘兴汉《论李渔在中国小说史中的地位》,秦川《李渔短篇小说集十二楼的艺术成就》、《论李渔十二楼的思想内容》,袁震宇《李渔生卒年考证补苴》,单锦珩《李渔杭州交游考略》、《李渔朋辈论李渔及其小说》,徐保卫《李渔的选择》、《尘世之旅:李渔的游荡江湖和打秋风》,沈新林《稗官为传奇蓝本:李渔小说戏曲比较研究之一》,郭英德《稗官为传奇蓝本论李渔小说戏曲的叙事技巧》等,对李渔的生平与创作、李渔的文学思想和小说戏曲理论、作品思想内容与艺术特色数方面进行了较为深入的开掘。这一时期出版的专著有:杜书瀛《论李渔的戏剧美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肖荣《李渔评传》浙江文艺出版社,年、崔子恩《李渔小说论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黄强《李渔研究》浙江古籍出版社,年、沈新林《李渔新论》苏州大学出版社,年、张晓军《李渔创作论稿》文化艺术出版社,年、俞为民《李渔评传》南京师大出版社,年等。年,李渔研究会的成立,年,《李渔全集》出版,这些都为李渔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同时促使李渔研究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以前各种文学史对李渔小说都很少提及甚或只字不提,这一时期逐渐开始出现了专门对李渔及其作品作介绍和评价的章节。如杨义《中国古典小说史论》,其第十五章就是专论李渔小说的,题为“李渔小说:程式化和个性化的审美张力”,袁世硕、张可礼主编的《中国文学史》,用专节介绍了“李渔的短篇小说”见第四十二章第四节,此外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第四卷,也是用专节来介绍“李渔的短篇小说”见第三章第三节。李渔小说已然成为继“三言二拍”后明清话本小说的新“热点”。清李渔十二楼萧容标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页引言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进入二十一世纪,李渔研究出现了更为火热的局面。出版的专著主要有:徐保卫的《李渔传》百花文艺出版社,年,胡元翎的《李渔小说戏曲研究》中华书局,年,骆兵的《李渔的通俗文学理论与创作研究》经济管理出版社,年,黄果泉的《雅俗之间李渔的文化人格与文学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等。研究论文约有篇,平均一年十篇,研究视阈进一步拓展,但研究重复性话题的论文也日渐增多。这一阶段研究探讨的话题或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李渔小说戏曲理论与小说创作观念。主要论文有:李峰《李渔“戏”论对其小说创作的影响》,徐凯《超越与羁绊李渔小说思维的戏剧化倾向研究》、《李渔小说的喜剧化表现形态研究》,王建科《试论李渔小说中的科诨艺术》,吴广义《李渔戏剧理论在小说创作中的运用》,汤妙《李渔小说创作思想的利与弊》,傅承洲《李渔的无声戏理论与话本的戏剧化特征》等。第二类,李渔小说的思想倾向与艺术精神。主要论文有:段晓华《李渔爱情小说创作的调和性》,李瑞豪《冷淡心性的悖论李渔小说中的劝惩》,徐凯二篇《惩劝与娱乐李渔小说喜剧化的内在精神研究》、《传奇原为消愁设,一夫不笑是吾忧论李渔短篇小说的创作旨归》,张蕊青《李渔小说的“反流俗”与“媚俗”》,胡元翎《李渔及其拟话本艺术精神新解》等。第三类,李渔小说的叙事特色及艺术成因。主要论文为王昕《论李渔拟话本的个性特色》,王正兵《试论李渔小说的叙事特征》,孙福轩《话本小说叙事的经典李渔叙事美学特征论》,刘立杰《论李渔小说的叙事艺术》,温春仙《限制叙事视角和错综叙事时序一论十二楼独特的悬念技巧》、《非叙事话语:十二楼“有我”叙事风格形成的关键》、《论十二楼的叙事结构及其成因》,王正兵《李渔小说艺术成因论》等。第四类,李渔小说对话本小说的创新与继承。主要论文有胡元翎《李渔拟话本篇首诗词试探》,代顺丽《论无声戏对话本小说的继承与革新》,温春仙《十二楼中对晚明拟话本体制的超越》,傅承洲《李渔话本的创新与因袭》等。二国外研究现状李渔的作品很早就传到国外,现已有世界上所有主要语种的译本,海外对李渔及其作品的研究已相当深入。与国内以李渔的戏曲理论研究为重的状况不同,李渔凭借其短篇小说,早在世纪就引起了海外汉学家的注意,其作品先后被译成英文、德文在欧美流传,戏曲作品也被翻译成了日文,风行日本。冈晴夫是日本当代主要的李渔研究家之一,他的综评《剧作家李笠翁》刊于年出版的《艺文研究》。西洋方面,年,苏联列宁格勒大学的玛丽诺夫斯卡娅发表了《闲情偶记中国戏曲论著》一文。同年,德国的马丁博士出版了《李笠翁论戏剧,中国十七世纪戏剧》的专著,并编辑《李笠翁全集》,年台北成文出版社出版。该书出版后反响较大,巴黎第七大《马丁的李笠翁论戏曲》。学教授安杰为此发表了专论《,年,美国密歇根大学出版了张春树、雪莱合著的《’《世纪中国的危机:与变革:李渔世界中的社会、文化与现代化》,全书分五大章,厚页,取材于第一手的中国史料,羽离子认为这部著作从一个新的角度研究了李渔及其作品,“是迄今最大的研究李渔及其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引言作品的专著。”该书运用了历史学、社会学的方法对李渔的人生及其文学作品做了深入的解析,着眼于发掘李渔的生活轨迹、生活方式、生活哲学本身所展示出的强烈而典型的时代特征,在研究李渔的文学作品时也注重发掘其中的社会价值。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研究视域的开阔,学术思想的开放,从广度和深度上大大开拓了李渔小说的研究层面。但总体而言,对李渔小说的研究角度大都从叙事学、思想内容、艺术特色、个性化特点等着眼,对小说用典特征的研究,目前尚无相关论文发表。三、课题研究内容及方法一研究内容本论文以《十二楼》为例,探析李渔小说的用典特征。论文包括绪论、正文、结论三部分。绪论主要阐述两个问题:一是对“典故”的概念给予明确阐释,在此基础上确定本论文研究的范畴二是说明论文研究内容、方法。正文共三章。第一章主要分析《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外部形态特征。在仔细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小说的基础上,对《十二楼》用典的数量、分布作量化统计,分析其典故的类型、出处、运用方式等方面的特点。第二章主要分析《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内在意义特征。主要从小说主题的暗示、人物形象的塑造、语言的雅化及叙事技巧的新奇巧妙等方面,分析用典的意义和作用。第三章探析《十二楼》大量用典的原因及文学史意义。分别从明末清初的政治、文化特点,文学自身规律及李渔创新意识几方面分析李渔小说大量用典的原因,并从小说史的角度对其意义作出评析。最后总结全文,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二研究方法本论文主要采用以下研究方法:、文本细读法。在论文写作中注重文本细读,深刻理解小说文本中的“典故”与作品思想艺术方面的关系,把握作品内部组织结构。、定量分析法与定性分析法结合。在论文写作的第一阶段,运用定量分析对文本进行数据统计,在此基础上分析归纳出其用典的特点,最后得出结论。、文献研究法。通过查阅文献,对李渔及其《十二楼》的相关研究进行了梳理,对本研究课题的背景有了较为全面、正确的认识。羽离子。李渔作品在海外的传播及海外的有关研究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中国传统诗文用典源远流长,它自有其文化学和审美学的重要意义。本文在仔细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小说的基础上,主要对《十二楼》用典的数量、分布作量化统计,从典故的类型、组合、出处三方面来分析《十二楼》用典繁博的基本特点。第一节典故数量、分布、类型及用典方式一、用典数量繁多中国古代文学历来讲究“须无一字不用典”。李渔博洽多才,于小说创作中颇好用典。笔者统计,《十二楼》中的用典共计有处,平均每卷约使用个典故,相当于平均每回约使用个典故。考虑到小说主要以叙事为主,且还有许多“今典”即为世人所熟知的语言、事件、民俗等典故不包含在上述统计之内,因而可以认为在《十二楼》中使用典故的比例是相当高的。其中每卷的典故数量统计如下:《合影楼》三回,用典处《夺锦楼》一回,用典处《三与楼》三回,用典处:《夏宜楼》三回,用典处:《归正楼》四回,用典处:《萃雅楼》三回,用典处《拂云楼》六回,用典处《十卺楼》二回,用典处《鹤归楼》四回,用典处《奉先楼》二回,用典处《生我楼》四回,用典处《闻过楼》三回,用典处《十二楼》总计三十八回,共用典处。具体到每一卷,由于每卷的回数不同,因此笔者用《十二楼》各卷中每回的平均用典数量进行比较。根据计算,《合影楼》中平均每回的用典数量为次,《夺锦楼》仅有一回,用典次《三与楼》为次:《夏宜楼》为次《归正楼》为次《萃雅楼》为次《拂云楼》为。次:《十卺楼》为次《鹤归楼》为次《奉先楼》为次《生我楼》为次《闻过楼》为次。由此可知,《夺锦楼》中相对用典较多,《合影楼》、《闻过楼》次之,《十卺楼》再次之。二、典故分布集中《十二楼》用典,具体到每卷中的分布,经定量统计如下:表文中位置分布卷名回目正话篇尾篇首诗词头回故事入话合影楼夺锦楼三与楼夏宜楼归正楼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萃雅楼拂云楼十卺楼鹤归楼奉先楼生我楼闻过楼总计由上表可明显看出《十二楼》用典主要集中在正话部分,这是因为正话所占篇幅比重最大,因而所用典故数量最多。除此之外,头回故事中所使用的典故数量也较多,回目、篇首诗词以及篇尾部分也都有用典。如《归正楼》的头回故事,讲述了住在隔壁两户人家,一乃杀猪屠狗之辈,一人常年持斋念佛,却因一念之善恶而终至不同结局,数百字之间就运用了个典故。三、语典多于事典据刘勰《文心雕龙事类》篇,典故可分为事典和语典。依此划分,《十二楼》用的语典约次、事典约次,语典多于事典。每卷具体情况如下:表合影楼夺锦楼三与楼夏宜楼归正楼萃雅楼拂云楼十卺楼鹤归楼奉先楼生我楼闻过楼总计回目名事典语典《合影楼》、《夏宜楼》、《归正楼》中,事典的数量多于语典,《奉先楼》中二者数量相当,其余各卷中事典的数量均少于语典。此外,文中也不乏语典与事典的组合使用。无论语典、事典,在《十二楼》中多为概括性引用,而少有直接引用原文的。如《合影楼》第一回:陆地上的界限都好设立墙垣,独有这深水之中下不得石脚,还是上连下隔的。论起理来,盈盈一水,也当得过黄河天堑,当不得管提举多心,还怕这位姨夫要在隔水间花之处窥视他的姬妄,就不惜工费,在水底下立了石柱,水面上架了石板,也砌起一带墙垣,分了彼此,使他眼光不能相射。其中“盈盈一水”就是化用于《古诗十九首》其十的末句“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盈盈一水”比喻相隔不远,仅仅相隔一条清浅的河流,含情脉脉而不能相互说话。原诗通过描述牛郎织女虽只相隔一水却总不能相见的情景,表现了无尽相思的感伤以及深深的悲哀无奈。简而言之就是两人相互喜欢却不能在一起。在《合影楼》中这“盈盈一水”自然指的是屠、管两家后园之中那一池深水,隔开了有情人的目光,并暗示了两家会有牛郎织女故事发生。又如《闻过楼》第三回: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县尊坐定之后,就说:“吾兄的才品,近来不可多得,小弟钦服久矣。两番得罪,实是有为而然,日后自明,此时不烦细说。方才会着诸位令亲,说吾兄有徙居负郭之意,若果能如此,就可以朝夕领教,不作蒹葭白露之思了。但不知可曾决策”“蒹葭白露之思”,典出《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即初生的芦苇。思是指思念,怀念。原诗中指恋人的思念之情。《闻过楼》中将诗句概括性引用,引申为县尊对顾呆叟的爱惜之意。就具体类型而言,《十二楼》中有成语典故、古文典故、神话传说典故、人物故事典故、历史史实典故、文学作品典故等,丰富多样,不一而足。前文已经提到,《十二楼》中典故的运用都以概括性引用或化用典故为主,直接性引用典故的相对较少。由于典故大都源远流长,在长期的流传、运用中,增加了许多本义之外的引申义、比喻义,同一个典故在不同朝代、地域可能有不同含义,因此李渔打破传统的价值取向与评价标准,从小说主题出发,对大多数典故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同时,为了让读者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他的观点,李渔常常有意识的灵活取用对某一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记载,使其成为某种典型,而这种典型恰巧就是他想要表达的内容。《合影楼》入话中有这样一句:“李药师所得的红拂妓崔千牛所盗的红绡女”,其中的红拂故事,典出《太平广记》卷一百九十三《豪侠一虬髯客》,红绡女固典出唐代裴铡《传奇昆仑奴》,二女本是侠义女子的典型,作者为了关照主题而故意曲解其意,把红拂夜奔、红绡窃负的原因说成是因为家主公要卖弄豪华。又如《拂云楼》中“红娘”篇首诗中说道:“不是红娘通线索,莺莺何处觅张生”叭‘红娘”典故在《十二楼》中多次出现,在文中均指为青年男女牵线搭桥者。红娘这个人物原本并不出众,在最开始仅作为一个婢女出现在张生与崔莺莺故事中,《莺莺传》中仅有其名,却并不是十分重要,直至金代戏曲家董解元的改编中这个形象才开始轮廓分明,有了自己的性格特色。红娘成为崔、张婚姻得以成全的关键人物,戏曲中她口齿伶俐、妙语连珠,其活泼爽朗、聪明伶俐的美好形象令人印象深刻,逐渐代替了“媒婆”这一称谓,广为流传。当然,也有一部分典故,由于长期以来大众耳熟能详,对典故的基本含义都有大致相同的印象,这类典故李渔通常用其本义,直接引用。如《三与楼》第三回中“善察迩严,复多奇智,虽龙图复出,当不至此。”其中“龙图”是对北宋包拯的敬称,因他曾官龙图阁直学士,故称。后借指铁面无私、办事公正的人。包拯是历史上的一个真实人物,生于公元年,死于公元年,北宋庐州合肥人,即今安徽合肥人,字希仁。宋仁宗时,任监察御史,后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包拯为官时,执法严峻,不畏权贵,断过许多大案,被人视为清官。经过说、戏剧的宣扬,包拯名扬四海,深受世人推崇。在传统的戏剧中,包拯被称作“包龙图”,也称“包黑子”和“包文正”。这几个称号都有来历,但都是传说,很难考证。“包龙图”的名称,传说因皇帝宋仁宗给他画像而来。宋仁宗喜欢画画,擅长画肖像,包拯曾使宋仁宗母子团圆,仁宗对他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宋李防等太平广记北京:中华书局,卷一百九十三豪侠一虬髯客唐裴铡裴铡传奇周楞伽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页,昆仑奴:唐大历中,有崔生者,其父为显僚,与盖世之勋臣一品者熟其父使往视一品疾,一品命歌舞妓红绡以匙为崔生迸食。又命送崔生出院,二人遂相爱慕。崔生既归,神迷意夺。家有昆仑奴磨勒于月圆夜负崔生入一品宅,与红绡相会,复负崔生与红绡潜出,促成二人结合。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很感激,加上包拯为官清廉,屡破要案,仁宗决定亲自为他画像,以示特别嘉奖。这张半身像因是皇帝画的,故称“龙图”。“龙图”不能随便挂,故仁宗又为他造了一座楼阁,把“龙图”挂在里面,这楼阁便称“龙图阁”。后来又封他为龙图阁大学士,从此,就有了龙图阁这一官职。从宋到明,在各种戏剧、小说中,“龙图”己成为人们对清官铁判的恭敬称谓,是大众一致认可的共同观念,因此作者对此类典故都是直接引用,对其意义无需也无法再作延伸。又如《夏宜楼》第一回中“故此急流勇退,把未尽之事付与两位贤郎,终日饮酒赋诗,为追陶仿谢之计。”“追陶仿谢”指追随、仿效陶渊明、谢灵运去过隐居生活。陶渊明和谢灵运都是中国文人中具有代表性的隐逸高士,陶渊明及其桃花源典故在《十二楼》也是反复出现,凡隐逸必言陶、谢,世外桃源更成为文入的求之不得的精神圣地。因此这类典故也是直接引用即可。四、用典方式多样关于典故的用法类型,古今学者曾作过不少有益的探索与总结。古人论“用事”,曾有“九法”圆、“五法”、“十四法”够之说,今人论“用事”,以《中国典故大辞典》较具权威性,其《序言》部分全面深入的论述了中国典故的源流、特征、用法及其开发研究状况等一系列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归纳出“正用、反用、明用、暗用、直用、借用、化用”七种用典方法。。韩大伟认为用典方法的传统分类,往往忽视其“划分标准”,仅将一系列用典方法递次排列在同一个逻辑平面上,以致形成交叉概念“不当并列”的逻辑错误。他在《试论中国典故用法类型的划分》中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将用典方法划分为不同类型:以取意角度为分类标准,可划分为正用、反用、侧用以用事目标为分类标准,可划分为直用、延用、转用以述典方式为分类标准,可划分为明用、暗用以取事数量为分类标准,可划分为单用、博用。笔者以为,韩大伟对典故用法类型的分类可说是比较全面细致的,虽然他是以传统的诗词用典为研究对象,但其分类方法在小说用典研究中仍然值得借鉴。在李渔小说《十二楼》中,用典方法多种多样、性质各异,除了上文中提到的直接引用、概括引用,李渔《十二楼》中的用典方式主要还有以下几种:一明用典故。是指对原典的形式仅作简单改造与变换,较为明显的概括或引述典故,让人一看便知其中所用典故。根据典故意义涵盖的范围,又可分为单用典故和全用典故。单用典故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元陈绎曾《文说》的用事“九法”说:正用:故事与题事正用者也反用:故事与题事反用者也借用:故事与题事绝不类,以一端相近,面借用之者也暗用:用故事之语意,而不显其名迹对用:经题用经事、子题用子事、史题用史事、汉题用汉事、三国题用三国事、韩柳题用韩柳事、佛志题用佛志事,此正法也扳用:子史百家题用经事,三国题用周汉事,此扳前证后,亦正法也比用:茬子题用列子,柳文题用韩文,亦正用之变也倒用:经题用子史,汉题用三国,此有革力者能之也泛用:于正题中乃用稗官小说、俗语戏谈、异端鄙事为证,非大荤力不敢用,变之又变也。凡用事,但可用其事意,面以新语融化入吾文,三语以上,即不可全舄。费经虞《雅论》的“五法”之说:用事之法:有正用者,故事与题相同是也。反用者,故事与题相反也。借用者,故事与题绝不相类,以一端相近而借之也。暗用者,用故事之语而不显其名迹,此善用者也。泛用者,取稗官小说、俗语戏谈、异端鄙事为证也。明高琦‘文章一贯》用事“十四法”说:正用,“本题的正必用之事”历用。“历用故事,排比先后”列用,“广引故事,铺陈整齐”衍用,“以一事衍为一节而用之”援用,“顺引故事以原本题之所使”评用,“引故事,因而评论之”反用,“引故事,反其意而用之”活用,“借故事于语中,以顺道今事”设用,“以相之人物而设言今事”:借用,“事与本说不相干,取其一端近似者而借之”假用,“故事不尽如此,因取其根,别生枝叶”藏用,藏用,“用事而显其名,使人思而自得之”:暗用,“用古事古论暗藏其中,若出诸己”:“有逐段引证者,如东坡‘祭韩魏公文》之类是也,今变其法或上或下,或错综皆不拘”。辛夷、成志伟主编中国典故大辞典北京:燕山出版社,,页韩大伟试论中国典故用法类型的划分枣庄师范专科学校学报,一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指的是典故的含义仅涵盖当前情境,而并不关照整段,更不涉及全篇。这种方法比较简单也比较常见,无需再举例说明。全用典故指的是典故的含义能够包含全篇的内容。如《归正楼》,卷名“归正”,用“改邪归正”典。《归正楼》讲的是江洋大盗贝去戎改邪归正的故事,文中有楼本名“归止”,却被燕子衔泥将“止”字头上添了一画,变作“归正楼”,禽鸟无知,可见是神明让贝去戎改邪归正。“归正”一典,既与正话故事的内容相呼应,又是小说主人公归正之居的楼名。典故既关合小说主题,突出劝诫意旨,义强调了故事的神秘,因此可以说是全篇用典的范例。又如《闻过楼》,卷名“闻过”,取“闻过则喜”之意,语本《孟子公孙丑上》:“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子路勇于改过,故当别人指出他的过失的时候,他衷心地接受别人的意见,情不自禁地表示喜悦。这句话的意思是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过失就高兴,谓虚心接受意见。《闻过楼》讲述的是山人名士顾呆叟“不但才高,兼有硕行,与治弟们相处,极肯输诚砥砺”,而众人也皆善于闻过的故事。后来诸大老为了方便闻过,随时聆教,特在半城半郭之间修建了一所“闻过楼”。“从此以后,不但殷太史乐于闻过,时时往拜昌言,诸大老喜得高朋,刻刻来承麈教连那位礼贤下士的令尹,凡有疑难不决之事、推敲未定之诗,不是出郭相商,就是走书致讯。呆叟感他国士之遇,亦以国土报之,凡有事关民社、迹系声名者,真所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圆更有殷太史“又在他在房之侧买了一所民居,改为别业。把‘闻过楼’的匾额叫人移出城来,钉在别业之中一座书搂之上,求他朝夕相规,不时劝诫。”“闻过”典故可以说是涵盖了全篇。化用典故。是指将原典分解之后化用其含义,使用典不露痕迹,浑然天成。用典的最高境界是师用其意,典如己出,水中着盐,故中求新。李渔有的用典可谓达此境界。如《鹤归楼》篇首诗云:天河盈盈一水隔,河东美人河西客。耕耘织雾两相望,一岁绸缪在今夕双龙引车鹊作桥,枫回桂渚秋叶飘抛梭投杼整环佩,金童玉女行相要。两情好合美如旧,复恐天鸡催晓漏。倚屏犹有断肠言:东方未明少停候。欲渡不渡河之湄,君亦但恨生别离。明年七夕还当期。不见人间死别离,朱颜一去难再归哪仔细推敲便不难发现,此诗几乎是整首从《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中脱化而来。《古诗十九首》其十云: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四无论是从故事内容上,还是从诗句语言上,均可发现李渔诗中浑化着《迢迢牵牛星》的“碎片”,甚至可以说,李渔的整首诗都是在《迢迢牵牛星》的一片“瓦砾”中营造起来的。三博用典故。即在作品的同一片断、同一含意中,连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典故的取事方法。如《拂云楼》第二回,众人先见了封氏之丑,又见韦小姐与能红之美,不由得议论纷纷、讥诮连李炳英选注孟子文选公孙丑上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无名氏古诗十九首见:南朝萧统昭明文选卷二十九诗己杂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页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连:众人都说:“这样丑妇,在家里坐坐罢了,为甚么也来游湖,弄出这般笑话总是男子不是,不肯替妇人藏拙,以致如此。可惜不知姓名,若还知道姓名,倒有几出戏文好做。妇人是‘丑’,少不得男子是‘净’,这两个花面自然是拆不开的。况且有两位佳人做了旦脚,没有东施嫫姆,显不出西子王嫱,借重这位功臣点缀点缀也好。”内中有几个道:“有了正旦、小旦,少不得要用正生、小生,拚得费些心机去查访姓字,兼问他所许之人。我们肯做戏文,不愁他的丈夫不来润笔,这桩有兴的事是落得做的。”又有一个道:“若要查访,连花面的名字也要查访出来,好等流芳者流芳,贻臭者贻臭。”。以上运用了多个意义相对的典故,并且两两相对,如“丑”与“净”相对,“东施嫫母”与“西子王嫱”相对,“正旦、小旦”与“正生、小生”,“流芳”与“贻臭”,使其相反相成,从而更进一步凸显了封氏之丑与韦小姐主仆之美。《十二楼》中用典性质各异,形式多样,除了上述举出的三种主要用典方式之外,还有语典与事典的糅合使用包括语典语典、语典事典、事典事典,此法又散见于上述三法之中,相辅相成,如上文中“东施嫫母”、“西子王嫱”为事典,“流芳”、“贻臭”为语典。篇幅所限,暂抑笔锋。由上可知,《十二楼》中典故数量虽然繁多,但分布较为集中,多在正话部分,典故中又以语典多于事典。此外,《十二楼》中有成语典故、古文典故、神话传说典故、人物故事典故、历史史实典故、文学作品典故等多种类型典故,其运用都以概括性引用或化用典故为主,直接性引用典故的相对较少。李渔从小说主题出发,或明用,或化用,或多典连用,对大多数典故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更易为读者所接受。第二节典故出处特征《十二楼》中典故出处主要来自经史子集,笔者通过对李渔《十二楼》作品文本的细读,结合定量分析法,将每一卷每一回中的典故一一摘取,并根据典故出处的类别不同,按照经史子集四部分类。需要说明的是,考虑到本论文对典故出处的研究主要是为了探讨典故运用的内在意义特征,因此对于文中典故所引用或化用的诗句,笔者在统计时仅注明作者及作品名称,并将所有诗句典故的来源归于集部。根据上述方法,笔者统计的结果如下:来源于经部的约次,根据出现处数的多寡依处为《诗经》次、《论语》次、《孟子》次《左传》次一《周易》次、《礼记》次、《公羊传》次、《尚书》次,此外《大学》、《毛诗正义》、《孟子注疏》、《礼记注疏》、《尚书大传》等各次。来源于史部的约次,依次为《史记》次、《晋书》次、《汉书》次、《后汉书》次、《战国策》次、《旧唐书》次、《宋史》次、《吴越春秋》次、《南史》次、《宋书》次、《资治通鉴》次、《三国志》次、《北史》次、《新唐书》次,此外有《国语》、《过庭录》、《高士传》、《列女传》、《梁书》、《北齐书》、《新刊大宋宣和遗事》、《越绝书》、《宋人轶事汇编》、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一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魏书》、《隋书》等各次。来源于子部的约次,依次为《庄子》次、《世说新语》次、《吕氏春秋》次、《西京杂记》次、《庄子集释》次、《老子》次、《荀子》次、扬子《法言》次、《朱子语类》次、《齐东野语》次、《搜神记》次、《三国演义》次,此外还有《孔子家语》、《淮南子》、《韩非子》、《孙子》、《列子》、《邓析子》、《太平广记》、《世说新语笺疏》、《孝子传》、《艺文类聚》、《风俗通》、《冷斋夜话》、《关尹子》、《隋唐嘉话》、《昆仑奴》、《无双传》、《唐国史补》、《汉武故事》、《抱朴子》、《白虎通》、《五灯会元》等各次。来源于集部的约次,依次为《昭明文选》卷二十九《诗己杂诗上古诗十九首》次、汉曹操《敕王必领长史令》次、宋惠洪《冷斋夜话痴人说梦》次、宋洪迈《容斋四笔得意失意诗》次、宋欧阳修《醉翁亭记》次、南朝宋范泰《鸾鸟诗序》次、陶渊明《桃花源记》次。此外《昭明文选》宋玉赋癸情高唐赋、三国魏曹植《与杨德祖书》、前蜀杜光庭《虬髯客传》、汉枚乘《七发》、汉扬雄《长杨赋》、《辍耕录》、屈原《九歌少司命》、《玉台新咏古词东飞伯劳歌》、汉班彪《王命论》、《乐府诗集》卷三十二相和歌辞七平调曲三君子行、晋陶潜《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唐刘威《游东湖黄处士园林》、唐白居易《朱陈村》、《除夜寄微之》、唐杜牧《遣怀》、唐聂夷中《咏田家》、唐孟郊、韩愈《遣兴联句》、唐李商隐《无题》、唐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钱别序》、唐李贺《唐儿歌》、唐李涉《井栏砂宿遇夜客》、唐韩愈《送石处士序》、唐贾岛《送令狐绚相公》、唐吕岩《绝句》、唐皮日休桃花赋、唐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钱别序》、唐刘禹锡《和令狐相公玩白菊》、杜甫的《秋兴八首》第三、唐陆龟蒙《和张广文贲旅泊吴门次韵》、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宋林逋《山园小梅》、宋晁端礼《安公子》词、宋邵雍《伊川击壤集》卷二十《首尾吟》、宋华岳《呈古洲老人》、宋魏泰《东轩笔录》卷四、宋苏洵《衡论远虑》、宋苏轼《春宵》、《次韵僧潜见赠》、《与李之仪》之二、《后赤壁赋》、《到惠州谢表》、宋朱熹《答袁机仲书》、《谏诤》、《答胡季随书》、尤袤《全唐诗话》卷六、《西游记》次、《西厢记》、《牡丹亭》、张太岳文集等。可见李渔《十二楼》中的典故主要来源于经史两部,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具体而言,经部以《诗经》、《论语》和《孟子》为主,共次,约占经部的四分之三。很显然李渔对《论语》和《诗经》是十分熟悉的,并对其表现出明显高于其它儒家经典的情感倾向。史部以《史记》为主,共次,约占史部的三分之一。子部以《庄子》和《世说新语》为主,共次,约占子部的三分之一。集部典故来源较为分散,既有各朝诗人的诗词歌赋作品,也有传奇小说等。在李渔《十二楼》引用经部的次中,直接性引用次,远多于概括性引用次。而在其他各部中,概括性引用皆远多于直接性引用。由此可见,作为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封建士子,李渔认为儒家经典如《诗经》、《论语》中的言语几乎是毫无争议的,因此可以直接用于小说作品。而李渔对《诗经》、《论语》等经部著作的直接引用,又多用于他表明自己对某一人物或某一事件的态度与看法,或用于佐证其处理事件的合理性。如《合影楼》第一回中:只因两位母亲原是同胞姊妹,面容骨格相去不远,又耳娇媚异常,这两个孩子又能各肖其母,在缎褓的时节还是同居,辨不出谁珍谁玉。有时屠夫人把玉娟做子,抱在怀中饲奶,有时管夫人把珍生认做女儿,搂在身边睡觉。后来竟习以为常,两母两儿,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互相乳育。有《诗经》二句道得好:螟蛉有子,式谷似之。“螟蛉”二句,语出《诗经小宛》的“螟蛉有子,蜾赢负抱之,教诲尔子,式谷似之”。古人以为蜾赢不产子,于是捕螟蛉同来当义子喂养,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教诲,使他向善。李渔在这里借用典故,言珍生与玉娟长相肖似,为后文二人未见之时便起相思之意,池中初见倒影即刻倾心做了渲染。又如《夏宜楼》中:世间可爱的花卉不知几千百种,独有荷花一件更比诸卉不同:不但多色,又且多姿不但有香,又且有韵不但娱神悦目,到后来变作莲藕,又能解渴充饥。古人说她是“花之君子”,我又替她别取一号,叫做“花之美人”。这一种美人,不但在偎红倚翠、握雨携云的时节方才用得她着,竟是个荆钗裙布之妻,箕帚苹蘩之妇,既可生男育女,又能回宜室宜家。“宜室宜家”典出《诗经周南桃天》:“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原指家庭和顺,夫妇和睦,后亦用来形容女性有德行。李渔在此处独写荷花之“宜室宜家”,既是点明本文的女主人公娴娴小姐就是这样一位“宜室宜家”的“花之美人”,又是为后文发生在荷花池的事预先埋下伏笔。李渔《十二楼》对经部著作中典故的概括性引用,大多是某种思想观念,这种思想观念往往都具有很强的道义性与哲理性,并已在历史发展中逐渐被人们所接受。仍以《诗经》为例,如同样是《合影楼》第一回中:两位夫人的性格起先原是一般,只因各适所天,受了刑于之化,也渐渐地相背起来。听过道学的,就怕讲风情说惯风情的,又厌闻道学。这一对连襟、两个姊妹,虽是嫡亲瓜葛,只因好尚不同,互相贬驳,日复一日,就弄做仇家敌国一般。起先还是同居,到了岳丈岳母死后,就把一宅分为两院,凡是界限之处,都筑了高墙,使彼此不能相见。独是后园之中有两座水阁,一座面西的,是屠观察所得,一座面东的,是管提举所得,中间隔着池水,正合著唐诗二句:遥知杨柳是门处,似隔芙蓉无路通。。“刑于之化”典出《诗大雅思齐音斋》:“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郑玄笺:“文王以礼法接待其妻。”指以礼法对待。后用以指夫妇和睦。李渔借用刑于的例子说明两位夫人原本是同胞姐妹,性格相类,却因为各自丈夫的品性不同而受到影响,她们的性格也渐渐发生了变化。又如《十卺楼》第二回末:可见天下好事,只宜迟得,不宜早得只该难得,不该易得。古时的人,男子三十而始娶,女子二十而始嫁,不是故意要迟,也只愁他容易到手,把予事看得平常,不能尽琴瑟之欢、效于飞之乐也。够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琴瑟之欢”语出《诗经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意为妻子儿女和睦处,就像琴瑟声和谐。“于飞之乐”语出《诗经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比喻夫妻间亲密和谐。李渔认为世间之事,尤其是夫妻之间,必须经历一番艰难不易才能更加珍惜其美好之处。李渔《十二楼》中引用其他三部的情况大体相似,概括性引用或多于直接引用,或与直接引用数量相当。以《史记》为例,《史记》中的典故在文中共次,是出现最多的,其中概括性引用达次,直接引用次。李渔《十二楼》对《史记》概括性引用多,试举一例如《夺锦楼》篇尾评道:刑尊默识其意,而辞亲话头不便出之于口,是以屏绝四人,而于多士之中择一才貌类己不日为官者以自代,此与郧侯举曹参同意。郯侯是汉高祖刘邦赐给萧何的诸侯封号,“郝侯举曹参”典出《史记萧相国世家》,公元前年,年迈的相国萧何,由于常年为汉室操劳,终于卧病不起。病危之际,汉惠帝亲自前往探望,并趁机询问:“君即百岁后,谁可代君者”萧何说:“知臣莫如主。”接着惠帝又问:“曹参何如”萧何听了,竟挣扎起病体,向惠帝叩头,道:“帝得之矣臣死不恨矣”此后萧规曹随,正与《夺锦楼》中刑尊“于多士之中择一才貌类己不日为官者以自代”有异曲同工之妙。李渔《十二楼》对《史记》直接引用如《拂云楼》第五回:能红道:“这等看起来,你前半截的心肠是真心向我的了,只怕后面半截还有些不稳,到过门之后要改变起来。我如今有三桩事情要同你当面订过,叫做‘约法三章’,你遵与不遵,不妨直说,省得后来翻悔。”“约法三章”语出《史记高祖本纪》:“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后指泛指订立简单的条款,以资遵守。聪明的能红与裴七郎约法三章,既保全了自己的地位,又同时维护了她与韦小姐的婚后权益,虽只是夫妻儿女之事,与汉高祖之“约法三章”类比,显得诙谐幽默,又不失情趣。以上以《诗经》和《史记》为例,分析了李渔《十二楼》中引用典故的总体情况。李渔《十二楼》对儒家经典的引用,以直接引用为主,对《史记》等其他出处的典故则是概括性引用与直接性引用的数量大致相等。究其原因,李渔小说中引用经部典故多为明理说事,需借直接引用具有权威性的经典言论来表达其严谨正义引用其他三部典故多为诙谐抒情,也有炫才成分,因而需借灵活的概括性引用来展现。哪种引用更能充分地表达小说的主题,更能有效的塑造人物,吸引读者,李渔就选用哪种用典方式,可以说,引用的目的不同造成了引用的方法不同。而由此我们也可以感觉到,作为一个传统的文人,在李渔的思想观念中,基本还是把儒家经典当作不可怀疑的对象来看待,而更多将其他部类视为文学作品,可随表达需要而自由应用。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汉司马迁史记北京:中华书局,,页清李渔。十二楼李聪慧点校北京:中华书局,,页宁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十二楼》典故运用的基本特点第三节特定典故反复出现在《十二楼》中,有些典故在文中反复出现,有的是在同一卷中多次出现,起到前后呼应的作用:有的则是在全书范围内多次使用。这些反复出现的典故大都是对语典的直接引用。在全书中多次出现的典故多是在不同故事中偶然的单独使用,互相之间在内容、意义上并无太多关联,如“得陇望蜀”分别在《拂云楼》和《奉先楼》中出现,两者之间不存在关联,因此类似于此的典故笔者暂不做分析,而着重分析在同~卷中多次出现的典故。笔者以为,李渔之所以多次在同一卷故事中使用特定典故,对于小说主题的暗示可能起到或多或少的串联作用。《十二楼》中这一类型的典故主要有四个:“螟蛉”语典,在《合影楼》中共出现次,语出《诗经小宛》的“螟蛉有子,蜾赢负之,教诲尔子,式谷似之”。属于经部语典的直接引用。第一次出现是指两母将两儿互相乳育,将对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教养,第二、三次都是表示义女的意思。“死灰复燃”事典,在《拂云楼》中共出现次。该典属于概括性引用,语出《史记》卷一百八《韩长孺列传》:“韩安国字长孺事梁孝王为中大夫,后坐法抵罪,蒙狱吏田甲辱安国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8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