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宋人对僧诗批评的双重标准

宋人对僧诗批评的双重标准.doc

宋人对僧诗批评的双重标准

钟佳彩
2017-11-07 0人钱柜777手机版登陆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宋人对僧诗批评的双重标准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宋人对僧诗批评的双重标准摘要:僧人作诗虽自魏晋南北朝时开始,但真正兴盛却起于唐代,尤其是在禅宗发展以后。批评的繁荣总是在作品之后,因此本文选定宋代作为特定时间段来研究宋人对之前主要是唐代及同时代的诗僧及其诗作的看法、态度及评价标准及背后的原因,僧诗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白话通俗诗,一类是清雅清苦诗。针对这两种类型宋人对僧诗作出了迥然不同的两类批评,本文对此试以简略概述关键词:白话诗派清雅诗派僧诗批评双重标准自佛教传入中国以来,僧人作诗就衍为两派,一种是白话诗派,一种是清雅诗派,从源头数起,则支遁、慧远应属于清雅诗派中较早的,宝志则属于白话诗派一类。王梵志应该是从白话诗这一路子下来的。而清雅诗派则有灵一、护国、皎然、灵澈等等,中间有个比较特殊的诗僧寒山,因为他的诗‚有工语,有率语,有庄语,有谐语。至云‘不烦郑氏笺,岂待毛公解’,又似儒生语。大抵佛语、菩萨语也。今观所作,皆信手拈弄,全作禅门偈语,不可复以诗格绳之。而机趣横溢,多足以资劝戒。所以当代学者查明昊在《翻著袜法与寒山体》一文中认为:‚王梵志是诗僧文学创作中通俗诗派的开创者寒山的创作以通俗创作为主,但其作品中已有相当数量的清雅之作,开启了由通俗诗风向清雅诗风回归的端倪五代贯休是由通俗诗风向清雅诗风回归的最终完成者。,然而其实并不是如此:通俗诗风和清雅诗风这两条路线早在王梵志、寒山、贯休之前是一直并存的,之后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诗风也在延续着,虽然寒山的某些诗有很强的文人气质,但实出于宝志、王梵志一源,寒山的很多白话诗都带有模拟王梵志诗的痕迹。只不过寒山出家前是个文人,因而他的某些诗确实要比王梵志更雅一些,但并不能说明寒山诗是白话僧诗向清雅、清苦僧诗的转型或回归,这两条路线是一直存在的,只不过寒山是在这两者之间的,兼具二者的性质,但更偏于白话诗风与僧诗两条发展路线相对应,对僧诗的批评也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标准,这一点在好议论的宋人那里表现的更加明显:他们对白话诗派的诗歌采取了一种宽容的标准而对于清雅诗僧却恰恰相反,评价标准非常严厉首先来看一下宋人对清雅(苦)诗僧的评价:一、对唐代诗僧的评价苏轼说:‚仆尝观贯休、齐己诗,尤多凡陋,而遇知得名,赫奕如此。盖时文凋弊,故使此二僧为雄强。P无己赋宗室画诗:‚膝王蛱蝶江都马,一纸千金不当价。又作曾子固挽辞:‚丘园无起日,江汉有东流。近世诗人莫及。P无己尝作小放歌行两篇,其一云:‚春风永巷闭娉婷,长使青楼误得名。不惜卷帘通一顾,怕君著眼未分明。其一云:‚当年不嫁惜娉婷,传白施朱作后生。说与傍人须早计,随宜梳洗莫倾城。山谷云:‚无己他日作诗,语极高古,至于此篇,则顾影裴回,炫耀太甚。P唐诗僧中叶以后,其名字班班,为时所称者甚多然诗皆不传。如‚经来白马寺,僧到赤鸟年数联,仅见文士所录而已。陵迟至贯休、齐己之徒,其诗虽存,然无足言矣。中间惟皎然最为杰出,故其诗十卷独全,亦无甚过人处。P综上所见,宋人对唐代诗僧的诗作及其地位都有品评,虽有褒有贬,但总体评价不高,认为唐僧诗大多‚凡陋、‚无足言、‚无甚过人处。但是无论他们的诗歌再怎么鄙陋,总比‚宁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猪吃死人肉,人吃死猪肠等诗句要文雅得多,但这些评语却从未用在白话诗僧身上,相反,白话诗僧比清雅诗僧更容易得到人们的赞誉。这就说明文人们对那些清雅诗僧的诗作批评采用了不同于白话僧诗的标准,要更加严厉,实际上就是按照世俗文人诗歌的标准来评价的。虽然他们也注意到僧诗不同于文人诗的独特之处,如僧诗更‚清、更‚丽,自有僧人之一种特色,但这种特色却也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如下:二、对宋代诗僧的评价‚近世僧学诗者极多,皆无超然自得之气。往往反拾掇模仿士大夫所残弃,又自作一种体,格律尤凡俗,世谓之酸馅气。子瞻赠惠通诗云:‘语带烟霞从古少,气含蔬笋到公无。’尝语人曰:颇解蔬笋语否为无酸馅气也,闻者无不皆笑。P这里叶梦得明确地批评宋代诗僧与唐代诗僧一样不仅总是拾掇模仿士大夫所残弃,而且他们的诗又与文人之诗不同,有‚酸馅气、‚蔬笋气。‚蔬笋气是形成于宋代,专用于僧诗批评的独特理论,周裕楷先生认为它的含义主要有四点:一意境过于清寒,二题材过于狭窄,三语言拘谨少变化,四作诗好苦吟。总之是有一种‚僧态。由于‚蔬笋气是僧诗批评的重要概念,须专文论述,这里只稍微涉及。许红霞在《‚蔬笋气意义面面观》一文中认为:‚在苏轼提出‘蔬笋气’的概念来评价僧诗之后,宋代很多诗人都纷纷跟进,在他们的诗文中都提到了‘蔬笋气’,而以无蔬笋气的诗为高。如近时僧洪觉范颇能诗,……颇似文章巨公所作,殊不类衲子。又善作小词,情思婉约,似秦少游。至如仲殊、参寥,虽名世,皆不能及。P就认为僧惠洪的诗不像僧人所作,而像是世间文章巨公所写,这样的诗没有蔬笋气,为其他僧人所不及。但是针对同一个诗僧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看法:宋末元初方回说:‚参寥诗句句平雅有味,做成山林道人真面目。觉范诗虚骄之气可掬。……觉范佳句虽多,却自是土人诗、官员诗,参寥乃真高僧禅客诗也。……觉范才高,亦一时人物。P这里表达了这样一种观念:僧人作诗还是要体现出僧人的面目,作成‚土人诗、‚官员诗,没有‚蔬笋气又是不好的。可见在对僧诗批评上的观念的复杂,也从一个方面体现宋人对清雅僧诗批评之严厉,要求之多总之宋人注意到诗僧是个特殊的群体,但其实基本上还是按文人作诗的标准来要求来看待清雅诗僧们的作品的其次,我们来看下宋人对白话诗僧及其诗作的态度:唐代的白话诗僧主要是以王梵志、寒山两大诗僧为主,按理来说在中国诗歌发展兴盛的时期,他们的那些白话诗特别是王梵志的诗大多写的实在是没什么诗味,有些甚至都不能算作诗。如王梵志的《你孝我亦孝》P:‚你孝我亦孝,不绝孝门户。只见母怜儿,不见儿怜母。长大取得妻,却嫌父母丑。耶娘不睬聒,专心听妇语。生时不供养,死后祭泥土。如此倒见贼,打煞无人护。(四三)纯用民间口语,不由让人想起一群老百姓聚在一起谈论某个不孝子时不正是用这番言语来表达唏嘘感叹吗,只不过梵志的话要整齐一点,每句五个字而已。但是他们的诗却出人意外地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赢得了大家的喜爱,如:‚予尝爱王梵志诗云:‘梵志翻着袜,人皆道是错。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寒山子诗云:‘人是黑头虫,刚作千年调。铸铁作门限,鬼见拍手笑。’道人自观行处,又观世间,当如是游戏耳。(惠洪《林间录》卷下)P山谷评王梵志《梵志翻着袜》一诗:‚‘梵志翻着袜,人皆道是错。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一切众生颠倒类皆如此,乃知梵志是大修行人也。昔茅容季伟,田家子尔,杀鸡饭其母,而以草具饭郭林宗,林宗起而拜之,因劝使就学,遂为四海名士,此翻着袜法也。今人以馔奉客,以草具奉其亲,涉世之事合义则与己,不合义则称亲,万世同流,皆季伟之罪人也。(阮阅《诗话总龟》后集卷四七《释氏门》)P‚山谷以茅季伟事,亲引梵志‘翻袜’之句,人喜道之。予尝见梵志数颂,词朴而理,到今记于此。……(费《梁溪漫志》卷一《梵志诗》)P‚鲁直因作颂曰:‘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元同一种性,只是别形躯。苦恼从他受,肥甘为我须。莫叫阎老到,自揣看何如’……(《说郛》卷七三《黄鲁直谓子瞻语》)P由于白话诗要劝诫世人,开悟示化,为了更多地吸引徒众,当然不能用那些只有少数的高级知识分子擅长的典雅话语来作诗,而是采用民间的俚语俗词来扩大诗歌的影响,使佛教教义在下层百姓中得到更广范围的流传。大概正是因为他们的诗‚类似偈颂又言语鄙俗,故在唐代并没有引起那些权贵达人的注意,而只是在下层百姓与禅林中流传。如诗僧贯休在《寄赤松舒道士二首》中云:‚子爱寒山子,歌惟乐道歌又《送僧归天台寺》:‚天台四绝寺,归去见师真。莫折枸杞叶,令他拾得嗔,诗僧齐己《诸宫莫问诗十五首》:‚赤水珠可觅,寒山偈莫吟等等诗句就可证明。而他们的诗更多的是在禅门中被作为上堂的法语,敦煌写本《历代法宝记》一则云:无住禅师引王梵志诗云:‚和尚坐下,寻常教戒诸学道,空着言说,时时引稻田中螃蟹问众人,会不又引王梵志诗:慧心近空心,非关骷髅孔。对面说不识,饶你母姓董。P他们的诗只有到宋代才广泛引起那些习禅的高层文人的关注。上面所举几例表明宋代人并没有对王梵志的诗提出什么不合典雅的批评,更不会用世俗作诗的诗格去绳之,相反他的诗在宋代文人那里很是招人喜欢,而寒山诗更是如此,宋代的大文人们都有兴趣拟寒山诗,如苏轼、黄庭坚、王安石、陆游等等,这在诗僧中的待遇是及其高的,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宋代学者对王梵志、寒山等白话诗的注视,与给予的清雅诗僧与之无法相比的高评价,让人不得不深思其中的原因首先,从表层来说,两者不同的创作动机应是宋人给予不同评价最基本的理由。对于白话诗僧来说,诗歌主要是他们体道悟禅的一种手段,向众人宣化的一种工具,重点在禅在道,他们诗的内容是讽刺世间百相,劝谕痴迷俗人及宣扬佛教教义、表现自己的禅悟。解救众生、开悟众生的高尚目的使他们获得了世人的认可,尽管他们中大多数人的生平并不能确定,但是民间老百姓的喜爱也就代表了人们的接受,如宝志就被民间传为济公活佛,梵志诗被认为是菩萨示化,寒山被看做是文殊菩萨,被看做菩萨的还有丰干、拾得。因此那些文人们无须像对待那些以诗投谒的诗僧一样采取世俗评诗的标准来评价那些‚菩萨的作品。否则便不能称真正懂得他们的诗歌而对于清雅诗僧来说,他们更多关注的是诗歌本身,禅、道只是他们诗歌广泛内容的一个部分,禅,道反而成为让他们诗歌具有别样意味的一种工具。而清雅诗僧们纷纷走出山林,以诗谒见各方权贵,广结名士,模仿当时诗坛的创作风格,希望以自己的诗作来称名于世,这无疑是其创作的动力之一,无论他们这样是出于生活被逼的无奈,或出于对富贵名利的热衷,或仅出于对诗歌的纯粹热爱,但都在无形中降低了他们的僧品两者不同的创作动机对于同时及后世人来说是十分明显的,唐代诗人白居易《题道宗上人十韵》诗并序中说:普济寺律大德宗上人……予始知上人之文为义作,为法作,为方便智作,为解脱性作,不为诗而作也。知上人者云尔,恐不知上人者谓为护国、法振、灵一、皎然之徒……:如来说偈赞,菩萨著论议。是故宗律师,以诗为佛事……人多爱师句,我独知师意。不似休上人,空多碧云思。P这里的休上人是指宋沙门汤惠休,沈约《宋书》卷七十三《徐湛之传》曰:‚时有沙门释惠休,善属文,辞采绮艳,湛之与之甚厚,世祖命使还俗,本姓汤,位至扬州从事史。这里以善世俗之诗的休上人代指护国、法振等一般诗僧,宗上人的诗与休上人、护国、灵一等这些诗僧的诗是决然不同的,是‚以诗为佛事而不是‚以佛事点缀诗宋代学者苏轼也阐发了类似观点:‚苏州定慧长老守钦,使其徒卓契顺来惠州,问予安否,且寄《拟寒山十颂》。语有璨、忍之通,而诗无岛、可之寒,吾甚嘉之,为和八首。‚璨指的禅宗三祖僧璨,忍是五祖弘忍,苏轼在这里对守钦长老的诗表示了赞许,认为他的诗得禅宗之旨,能够了悟通达禅理,而无贾岛、无可等诗僧(贾岛后还俗)的刻意为诗的寒态。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苏轼在这里似乎把拟寒山的守钦长老与贾岛、无可之辈分开来,其实无意中也表明了他的一个态度:即诗僧所作的诗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跟梵志、寒山等所作的诗在于佛理的阐发宣扬,诗只是一种方便,一种工具另一种则是与皎然、齐己、贯休一类的诗僧专意所作的诗,作诗是他们的人生爱好,他们更多的精力投注在诗的本身其次,从深一层角度分析,应是白话诗派的诗风能够给宋人在诗歌创新方面以莫大的启示和帮助,故促使宋代学者对白话诗派寄予了非常高的关注和不俗的评价。如上文所提到的梵志‚翻着袜诗,其体现的是一种对‚常理的反叛,表达了自己与众不同的独立的思想,但这种思想并不是任意而为、无的放矢的,相反这‚反叛充满了理性的哲学的思考,是大智慧之人才能做到的。而之后宗江西诗派的陈善更是直接把翻着袜法当着了一种创作方法,其曰:‚文章虽工,而观人文章,亦自难识。知梵志翻着袜法,则可以作文知九方皋相马法,则可以观人文章。(《扪虱新话》卷五《观人文章》)。宋人处在独特的时代背景下,诗发展到了盛唐以至顶峰,唐人给宋人既留下了一份沉重而珍贵的文化遗产,同时也造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在辉煌灿烂的唐诗面前,宋代诗人举步为艰,从而必须‚处穷则变,宋诗呈现出与唐诗迥然不同的气象。唐诗讲丰神情韵,情景交融,而宋诗以筋骨瘦劲思想见胜。翻着袜法所表现的特立独行的思想应该说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宋人一种在诗歌上突破和创新的勇气,并与宋人这种独立意识相契合。项楚先生也认为《梵志翻着袜》和《城外土馒头》‚这两首诗的尖新诗风,更接近于宋诗的格调,把它们看作宋诗的先声亦不为过,因而受到宋人的偏爱亦不为怪甚至认为‚它们或许就是产生于宋初。当然白话诗派对宋代学风的影响并不仅仅在此,还表现在其他方面:惠洪云:‚山谷论诗,以寒山为渊明之流亚。匹多未以为然。独云岩长老元悟以为是。这里把寒山和陶渊明放在了一起,认为他们是属于同一类的,不仅山谷如此,宋末的张,其诗《题尚友轩》云:‚作者无如八老师,古今模轨更求谁。渊明次及寒山子,太白还同杜拾遗。白傅东坡俱可法,涪翁无己总堪师。胸中活底仍须悟,若泥陈言却是痴。这里跟王梵志一样,寒山诗也成了作文的法则,寒山成为与陶渊明、李白、杜甫等并列的古今作文的模轨典范。评价是非常高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首先,虽然寒山的诗的精髓主要是那些通俗白话诗,但是他的诗与梵志的诗有很大的不同,这在上文也已说过,即寒山的诗比梵志的诗要雅,因作者出家前是失意文人,故诗中有‚有工语,有率语,有庄语,有谐语。至云‘不烦郑氏笺,岂待毛公解’,又似儒生语。虽大抵佛语、菩萨语,然掩盖不了部分诗歌中的文人气质。况且寒山诗中本来就有一部分隐逸诗,与陶渊明的田园诗的风格非常一致。如:茅栋野人居,门前车马疏。林幽偏聚鸟,溪阔本藏鱼山果携儿摘,皋田共妇锄。家中何所有,唯有一床书。(二七)诗歌中所表达的情怀与陶渊明一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所表达那种隐逸思想是如出一辙。应该说比起王梵志诗纯粹的口语俚词,寒山白话诗中时时闪现的儒雅,更能获得士大夫们的认可和青睐。更何况寒山的佯狂与陶渊明也有类似之处。如‚若寒山子来,即负而去。或廊下徐行,或时叫噪凌人,或望空曼骂。寺僧不耐,以杖逼逐,翻身抚掌,呵呵徐退。然其布襦零落,面貌枯瘁,以桦皮为冠,曳大木屐。或发辞气,宛有所归,归于佛理。这与《五柳先生传》中的陶渊明何其相似:‚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臵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XX年,或可比陶渊明。若寒山子者,虽再世亦莫能及。(宋祖《隆兴编年通论》卷二)这里又把寒山和陶渊明放在一起比较,并且认为陶渊明诗易学而寒山诗难作。模拟的目的是为了创新,宋代新诗风的开创者也是‚以俗为雅的提倡者苏轼就善于以俗语如诗:‚世间故实小说,有可以入诗者,有不可以入诗者,惟东坡全不拣择,入手便用,如街谈巷说,鄙俚之言,一经坡手,似神仙点瓦砾为黄金,自有妙处。惠洪《冷斋夜话》云:‚句法欲老健有英气,当间用方俗言为妙。如奇男子行人群中,自然有颖脱不可干之韵。其次,宋诗以说理见长,宋人有意无意地把寒山与陶渊明放在一起,应该是看到了陶诗将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物入诗,将玄理纳入日常生活中,以平淡的语言创造出与当时艳丽诗风迥然不同的风格,而这与梵志诗、特别是寒山诗有着某种程度的契合:梵志、寒山诗是以民间的俗语创造出与典雅诗相抗衡的白话诗风,以形象的说理议论来对抗传统诗歌的情景交融。而宋代的文人们不可能只是去作那梵志、寒山诗似的通俗劝诫诗,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汲取他们诗中的精华,开辟一个与唐诗完全不一样的领域,苏轼《题柳子厚诗》云:‚诗须要有为而作,用事当以故为新,以俗为雅。好奇务新,乃诗之病。柳子厚晚年诗极似陶渊明,知诗病者也。以俗为雅才是文人们的正途。因此,隐居田园的陶渊明似乎比佛门中的寒山更要符合宋代世俗文人的审美理想总之,相比唐代那些摹效当时诗风的清雅诗僧,正是有了梵志、寒山诗及大量的禅宗白话诗偈的出现,宋代文人才能汲取充足的养分从而开创有宋一代新诗风,因此,给予梵志、寒山等白话诗僧及诗作一个高的评价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受之无愧的参考文献:《寒山子诗集》提要,《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四九,P《敦煌研究》,XX年第期《东坡全集》卷七十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诗人玉屑》卷十八引《许彦周诗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诗人玉屑》卷十八引《王直方诗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诗人玉屑》卷二十引《石林诗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周裕锴,《中国禅宗与诗歌》,第页,上海人民出版社,《中国典籍与文化》,XX年第期《诗人玉屑》卷二十引《许彦周诗话》,《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瀛奎律髓》卷四十七,《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张锡厚,《王梵志诗校辑》,北京:中华书局,张锡厚,《王梵志诗校辑》,北京:中华书局,《白氏长庆集》卷二一,《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东坡全集》卷二十三,《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册项楚等,《唐代白话诗派研究》,学习出版社,XX年月第版,P惠洪朱弁吴沆著,陈新点校《冷斋夜话风月堂诗话环溪诗话》,中华书局,年月第版,P张伯伟,《稀见本宋人诗话四种》,江苏古籍出版社,,P王大鹏等《中国历代诗话选》之《东坡诗话》,岳麓书社,P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钱柜777手机版登陆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0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