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全球史_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_胡成

_全球史_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_胡成.pdf

_全球史_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_胡成

似水流年
2017-09-30 0人钱柜777手机版登陆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_全球史_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_胡成pdf》,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胡成[摘要]在全球化快速发展的今天人类空前未有地拥有愈来愈多的共同命运一些学者开始思考怎样才能用更开放、更多元、更包容的视野研究历史的问题。面对这一转向中国史研究如欲避免跟着西方亦步亦趋似应在百年来中国现代新史学发展脉络中找到本土源头承接当年马克思主义史学试图将中国史研究纳入ldquo世界历史rdquo的宏图大略矢志于ldquo部分整体化rdquo、ldquo主体多元化rdquo和ldquo重新概念化rdquo的ldquo新会通rdquo从而形塑具有在地特质和品性的相关研究。[关键词]全球史中国史研究新史学本土源头[中图分类号]K[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mdash()mdashmdash[作者简介]胡成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ldquo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rdquo似可诠释当下全球化时代人们对ldquo全球史rdquo不断升温的热情。倘若将全球史分为两个写作取径:一是把全球当成一种整体性的地域即unifiedhistory的研究另一是聚焦在全球不同地域即connectedhistory的ldquo跨国rdquo互动之研究那么国内学术界对此都有所关注。最初是《学术研究》年第期率先刊行ldquo全球史观对中国史学的影响rdquo的一组笔谈后续有《历史研究》年第期刊登了一组介绍国外ldquo全球史rdquo研究的笔谈并将之列为ldquo当代史学思潮与流派系列反思系列rdquo之开篇。翌年《历史研究》年第期又刊登了王立新教授的《在国家之外发现历史:美国史研究的国际化与跨国史的兴起》专题论文这都表明当今国际史坛方兴未艾的ldquo全球史rdquo或ldquo跨国史rdquo研究受到了国内主流学术的相当关注。可大胆预料这种高频率刊发介绍性文章将会影响到一些学者尤其是一些年轻学者投身其中从而成为未来中国史学发展一个新的学术热点或学术转向。重要的是本为人文基础学科的史学应理所当然地积极参与当下中国和平发展乃至涉及民族复兴的ldquo全球视野rdquo之学术建构。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展开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怎样才能避免对西方学术曾经有过的照抄硬搬或者说欧美ldquo发球rdquo、ldquo挖坑rdquo我们ldquo接球rdquo、ldquo灌水rdquo的随风起舞。作为参照德国柏林自由大学(FreieUniversittBerlin)历史教授KiranKlausPatel于年刊发了讨论德国和美国相关研究的文章。Patel教授指出德国的ldquo跨国史rdquo或者说ldquo全球史rdquo始于年JuumlrgenKocka教授《历史和社会》(GeschichteundGesellschaftEinladung)以及JuumlrgenOsterhammel教授同年在《史学杂志》(ZeitschriftfuerGeschichtswissenschaft)刊发的文章和系列评论。这是两份引领德国史学发展的旗舰性学术期刊前者年在西德创刊后者年在东德创刊这也使得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很快成为德国史学界能见度(highlyvisible)颇高的一个学术语汇。不过在Patel教授看来尽管德国的研究深受美国影响展开至少晚十余年发源和关切与美国却有着不同。相对而言德国的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没有美国那么关注ldquo族裔rdquo问题也非从新文化史起步而是从其原有的社会史和世界史研究发端目的在于超越自启蒙思潮以普鲁士为中心而建构起来的德国民middotmiddot族国家的历史。①同样对眼下如何推进我们自己的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的讨论就不应只是停留在对国外的介绍(尤其是美国)而是应当思考如何立足本土走向世界在近百年中国新史学的学术发展脉络中找到继承和创新的源头从而发展出具有某些中国特质和品性的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的相关研究。本文希望就此做些相关思考和讨论以求教关心此问题的同好。一ldquo塞外之史、殊族之文rdquo的本土源头西方学者多认为当下的ldquo跨国史rdquo研究发端于美国。②的确在启蒙思想的引导之下世纪西方科学史学发展的主流是以建构民族国家为核心的国族历史(nationalhistory)美国自然也不例外。年代一批从德国留学回来的美国历史学家如美国历史协会(theAmericanHistoricalAssociation)的创始人赫伯特middot巴克斯middot亚当斯(H.BAdamsmdash)、担任该会第一任主席的安德鲁middot怀特(AdrewwWhitemdash)、也担任过该会主席的埃尔伯特middot布什内尔middot哈特(ElbertBushnellHartmdash)纷纷取得在美国顶尖大学任教的关键教职通过培养学生和创办《美国历史评论》(TheAmericanHistoricalReview)成为了历史学界的领军人物。在以民族国家为中心的历史叙事中他们基于来自英国的ldquo条顿生源说rdquo(Teutonicgermtheory)片面强调白人(White)、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新教徒(Protestant)即WASP在美国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作为长期以来美国国家历史叙事的主流则忽略了其他族群和文化的历史存在。逮至年代随着社会史、新文化史的兴起以及美国社会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美国历史叙事要想拥有合法性就必须写入非白人、女性、劳工、通俗文化乃至性活动(sexuality)等诸多内容。以对北美社会作出重要贡献的非洲裔美国人为例美国历史就不能只是白色大西洋(White-Atlantic)的故事还必须要有当年黑奴船途径大西洋即这一族群被迫离开非洲家乡ldquo黑色大西洋rdquo(Black-Atlantic)的故事。相对而言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在人口构成方面像美国那样ldquo跨国rdquo西方世界的相关研究发端于此就不足为怪。③问题在于当下那些西方世界鼓吹ldquo全球史rdquo或ldquo跨国史rdquo的研究者虽对中国历史愈来愈感兴趣但由于多不通中文或多不读中文甚少了解中国历史学家的工作。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在世纪中国现代史学发展过程中一批中国历史学家早就实践着另一种ldquo跨国视野rdquo或ldquo跨国史rdquo之研究。毕竟不同于欧洲民族国家的建构是通过世纪新航路开辟、统一市场的形成以及一系列相应的政治、经济变革乃至流血战争中国在距今两千两百多年前的秦汉之时就已形成了统一国家。年月范文澜发表《试论中国自秦汉时成为统一国家的原因》一文针对苏联学者按照斯大林的观点他认为在资本主义以前没有且不可能有民族指出用这个原理来看欧洲的历史是可以说得通然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自秦汉以来既不是部族也不是资产阶级民族而是从皇帝、middotmiddot《史林》①②③KiranKlausPatelldquolsquoTransnationsrsquoamonglsquotransnationsrsquoTheDebateonTransnationalHistoryintheUnitedStatesandGermanyrdquoAmerikastudienAmericanStudiesVol.no.AmericanHistoryiesinGermany:AssessmentsTransformationsPerspectives()pp.mdash.相关英语世界的研究可参阅DavidThelenldquoTheNationandBeyond:TransnationalPerspectivesonUnitedStatesHistoryrdquoJournalofAmericanHistoryVol.no.pp.mdashDipeshChakrabartyProvincializingEurope:PostcolonialThoughtandHistoricalDifferencePrincetonNJ:PrincetonUPFisherFishkinShelleyldquoCrossroadsofCultures:TheTransnationalTbrninAmericanStudies.rdquoAmericanQuarterlyVol..No.pp.mdashldquoAHRConversation:OnTransnationalHistory.rdquoWithCA.BaylySvenBeckertMatthewConnellyIsabelHofmeyrWendyKozolandPatriciaSeedAmericanHistoricalReviewVol.No.pp.mdashAlfredHornungldquoTransnationalAmericanStudies:ResponsetothePresidentialAddressrdquoAmericanQuarterlyVol.no.pp.mdashIanTyrrellTransnationalNation:UnitedStatesHistoryinGlobalPerspectivesince.NewYork:PalgravePierre-YvesSaunierldquoLearningbyDoing:NotesabouttheMakingofthePalgraveDictionaryofTransnationalHistory.rdquoJournalofModernEuropeanHistoryVol.pp.mdash.DavidThelenldquoTheNationandBeyond:TransnationalPerspectivesonUnitedStatesHistoryrdquoTheJournalofAmericanHistoryVol.no.Dec.pp.mdash.郡守、县令到乡三老、亭长、里魁形成了一整套的统治体系ldquo在独特的条件下很早就形成为民族。rdquo①再就当今通行的民族国家建构理论来看尽管中文的ldquo国rdquo在狭义上不一定有近代的ldquonationrdquo那么注重主权(sovereignty)但在广义上也声称ldquo以兵器之戈而卫之rdquo。霍布斯鲍姆(EricHobsbawm)认为ldquo民族国家rdquo通常有两种演化类型:一是先有民族后有国家的nationstate另一是先有国家后有民族的statenation。②前者如德意志是先有了讲德语的人都被视为同一民族的强烈意识然后才有俾斯麦统一德国之举后者如英国、法国则是先有强大中央政府接下来才有将操不同语系的族群整合成统一的英吉利民族、法兰西民族。如果我们在这里不硬套西方标准那么中国似可认为属于先有民族后有国家的那一类型即在中原汉地先形成了ldquo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rdquo的文化认同和政治制度然后通过逐渐融合周边各族群不断建构了今天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国家。③不过源自汉地中原的传统史学甚少关注这些周边族群和国家。这里或可作一个ldquo跨国rdquo比较即同样作为西方、中国史学创始之作的《历史》与《史记》在这一点上有不小的区别。前者是由古希腊的希罗多德在公元前年开始撰写。在此之前他作为商贩向北到了黑海北岸向南到达埃及最南端向东至两河流域下游一带向西抵达意大利半岛和西西里岛对希腊周边的族群和国家进行过细致的考察。据说希腊人轻视外国人mdashmdashmdash他们称外国人为ldquo野蛮人rdquo希罗多德则从来不这样。当希腊和波斯发生争战之时他虽坚定地站在希腊这一边却也钦佩和赞美波斯人。他认为波斯人都很勇敢、侠义、诚实。此外在腓尼基和埃及的见闻对他来说都是很值得赞叹的。即使在野蛮的赛西亚和利比亚他也能找到值得赞美的东西。④他撰写《历史》的目的是要记述希腊人和异邦人的那些值得赞叹的丰功伟业为了让人类的功业不致因年深日久而被遗忘。⑤后者约由司马迁在公元前mdash前年撰写。他此前也有过广泛的游历然所到之地都在汉地中原境内没有涉足周边族群及毗邻国家。这也导致像司马迁这样伟大的历史学家尽管矢志于ldquo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rdquo但《史记》中的《匈奴列传》《南越列传》《东越列传》《朝鲜列传》等篇相关记载比汉地中原的历史记述不仅简略了许多如没有世家、本纪以及记载天文地理等变迁的ldquo志rdquo等且还没有最终摆脱ldquo欲知强弱之时设备征讨rdquo的华夏中心或汉地中原中心之大一统理念。⑥再就传统史学的发展来看这种只限于禹域之内的研究视野至少延续到了世纪中叶的道咸之际故我们今天或可用ldquo向内rdquo(inside)的中国史书写范式来称之。然而ldquo向外rdquo(outside)的中国史书写范式发端于世纪中叶的道咸之际魏源等经世致用学派为应付边疆危机而对漠北、西北史地的关注。关于这一转向以往已有很多研究毋庸赘述。值得注意的是其时恰逢欧美汉学主流由以往的ldquo传教士汉学家rdquo转换至ldquo专业汉学家rdquo并影响到中国读书人对其中学研究能力的判断。具体说来前者如世纪上半叶抵达中国的卫三畏(SamuelWellsWilliamsmdash)、伟烈亚力(AlexanderWylie─)、傅兰雅(JohnFryermdash)等人。他们从传教需要来研究中国注意力集中于诠释和解读汉文典籍多不通晓周边族群和国家的语言很少涉及那些相关的史地问题。与他们交往的那些中国读书人如王韬、李善兰、徐寿、华蘅芳等虽然在西学方面只能当小学生但在中学方面尤其是汉文典籍的史考、史订方面绝对是其先生。与之不同新一代的ldquo专业汉学家rdquo在中学方面已不见得输于同时代的中国读书人如俄国的西里耶夫(ВасильевВасилийПавловичmdash)、法国的沙畹(Emmanuel-EdouardChavannesmdash)等人他们多供职于所在国著名大学的东方学系或相关东方学的研究机middotmiddot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①②③④⑤⑥范文澜:《试论中国自秦汉时成为统一国家的原因》《历史研究》年第期。参见埃里克middot霍布斯鲍姆:《民族与民族主义》李金梅译上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早在明末清初率先抵达中土的耶稣会士就对中国的大一统颇感兴趣此后的西方观察者们也一直争论:讲着彼此不通方言的民众何以在这块土地上被模塑成统一的文化不同于欧洲和南亚何以能够在这么长的历史时间内保持稳定参见MarkElvinThePatternoftheChinesePastStanford:StanfordUniversityPresspp.mdash。希罗多德:《历史》上册王以铸译商务印书馆年版第页。依迪丝middot汉密尔顿:《希腊精神》葛海滨译华夏出版社年版第页。《史记》卷《太史公自序》中华书局年版第页。构深受当时风行欧陆的亚述学(Assyriology)、埃及学(Egyptology)、非洲研究(AfricanStudies)、南亚研究(SouthAsianstudies)之影响通过长久和系统的语言学训练能够熟练利用历史语言学方法并将中国史置放到东方学(OrientalStudies)的框架中进行研究。这些ldquo专业汉学家rdquo的研究能力让中国读书人感到惊愕和震撼。从现有的文献来看早在洪钧(mdash)年至年出使俄、德、奥、荷兰四国综合欧人研究编撰的卷《元史译文证补》刊出之前就已有国人感慨欧洲汉学的领先研究。曾以好聚书、刻书、藏书并精于鉴别校勘而享誉士林的谭献(mdash)的日记中记有:年月日钱恂(mdash)探访两人就学问如何ldquo通中西证古今rdquo有一番交谈。钱恂是钱玄同同父异母之兄长家学渊源颇为深厚。年湖南按察使薛福成以三品京堂后补充任出使外国钱恂于翌年以直隶候补县丞随之出使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回国后钱恂为张之洞帮办洋务任湖北自强学堂提调。由于出访经历以及学者背景钱恂对当时欧洲汉学有相当了解。他告诉谭献说其久欲订述的一些问题ldquo海外已有留心于此者rdquo且ldquo讨论精审rdquo。这不禁让谭献ldquo闻之慨然rdquo。①此后随着敦煌等西北边地古文字文书的发现这些ldquo专业汉学家rdquo的研究能力更让国人嗟叹不已。年法国汉学家伯希和受法国金石和古文字科学院及亚细亚学会的委派前往中亚考察时两年多时间里搜寻到包括在敦煌石室中发现的一批古梵文、印度文、波斯文、回鹘文、粟特文、突厥文书写的经卷古书。此时中国学问深受乾嘉学派影响笃信ldquo读书rdquo必先ldquo识字rdquo就像张之洞在《书目答问》中所言:ldquo由小学入经学者其经学可信由经学入史学者其史学可信。rdquo然而这些非汉文资料却没有一个中国学人能读通看懂。年月日一批最博学的中国读书人在北京六国饭店举办了欢迎伯希和从敦煌返回的聚会学部侍郎宝熙、柯劭忞、蒋黼等人出席。据时在北京开店铺的日本人田中庆太郎的记载:看到伯希和展示的这些敦煌珍品ldquo人人都为之动容rdquo。②虽然没有直接的文字记载但从此后的治学取向来看似可推断其时受到震撼最大的中国读书人应是时任学部总务司行走、学部图书编译局编译并且在现场与伯希和也有过交谈的王国维。两人有了学术交往之后王国维在其研究基础之上十分注意汉地中原与周边族群和毗邻国家之议题利用汉文资料推进了相关研究。例如年月日王国维致罗振玉信称他看到日本学者将伯希和八年前的一篇演讲译成日本在《艺文杂志》上发表。这篇文章谈到了新疆南北路古代多行波斯言语文字王国维认为ldquo此发明至为重要rdquo。王国维遂将这篇日文文章以《近日东方古言语学及史学上之发明与其结论》为题译成中文。王国维指出伯希和演说中亦有不关宏旨的小误如所说吐鲁番之地下水道其法与波斯同ldquo实则我国古代井渠之法始汉武帝用以引洛水后之用之敦煌塞外其发明在通西域之前后车师等处用之遂传之波斯今则北京大街之大阴沟亦此遗制耳rdquo。③事实上王国维接下来撰写的《西胡考》(上、下)、《西胡续考》和《西井渠考》诸文皆萌发于此。这种虽立足于中国史的研究但将视野拓展至关注周边族群和毗邻国家的史事和文字自然可视为一种现代意义上的ldquo淹博rdquo和ldquo会通rdquo。所以年月当王国维不幸辞世的噩耗传到巴黎伯希和在《通报》杂志讣闻栏中撰文称近代中国还没有产生过像他这样如此精深、ldquo涉猎如此广泛的渊博学者rdquo。④与身为域外学者的伯希和不同中国学者陈寅恪着眼于中国现代学术的发展更强调王国维为推进中国史学现代转向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在他看来这一划时代意义体现为:王国维ldquo尤在能开拓学术之区宇补前修所未逮。故其著作可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以轨则也rdquo。⑤毕竟年王国维为清华学校暑期学生以《最近二三十年中中国新发见之学问》所做的演讲中明确指出middotmiddot《史林》①②③④⑤范旭仑、牟晓朋整理《谭献日记》中华书局年版第页。神田喜一郎:《敦煌学五十年》高野雪、初晓波、高野哲次译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刘寅生、袁英光编《王国维全集middot书信》中华书局年版第mdash页。张广达:《王国维的西学与国学》《史家、史学与现代学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陈寅恪:《王静安先生遗书序》《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年版第页。ldquo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见rdquo。在他看来听众应当格外注意分量最多、且为近年中特有在中国境内新发现材料之一的古外族遗文。他声称:ldquo然此等发见物合世界学者之全力研究之。其所阐发尚未及其半况后此之发见亦正自无穷此不能不有待少年之努力也。rdquo①实际上作为王国维事业的后来之人至少在年之前陈寅恪的研究旨趣也在于通过对汉地中原周边族群和毗邻国家即他所说ldquo塞外之史、殊族之文rdquo的研究探寻属于中国史研究中事涉魏晋南北朝和隋唐民族文化史的诸问题。与之同时研究旨趣与他相通的还有陈垣、岑仲勉、向达以及稍后的周一良、韩儒林、翁独健和邵循正等人他们都做出了引人瞩目的学术成就。这表明ldquo向外rdquo的中国史研究已成为中国现代史学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取向。当然从学术词汇的角度来看那个时代没有ldquo跨国史rdquo、ldquo全球史rdquo的概念。这样一种研究范式见诸于时人的文字是ldquo东方学rdquo、ldquo汉学rdquo和ldquo虏学rdquo。前两个概念特指西方学者的研究体现的是一个外部或另一个种族及文化的视角和立场这里或可搁置不论。后一个概念虽在傅斯年于年撰写的《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一文中出现过但今天则绝对不能沿用。因为ldquo虏rdquo在汉字中是一个贬义词意指ldquo敌人rdquo、ldquo叛逆rdquo也是古代汉地中原在交战状态下对北方外族的贬称。实际上向有ldquo大炮rdquo之称的傅斯年口无遮拦对此大概有所意识文章中明确写有ldquo说句笑话rdquo故不必当真。②此外还有傅斯年使用过的ldquo四裔rdquo及今人使用的ldquo四裔偏向rdquo似也值得进一步推敲。③因为与ldquo虏rdquo相比ldquo裔rdquo作为ldquo夷狄之总名rdquo虽没有太多贬义但在字形上从ldquo衣rdquo由衣裳边缘引申而来指四方边远之地。这一出自古人天下观中的ldquo四裔rdquo所谓东夷、南蛮、西戎和北狄所栖居的幽州、崇山、三危和羽山之地可否涵盖或对应此时这些本土研究关注的区域和人群回答是否定的。且不说那些本土学者的研究涉及漠北、中亚以及更西边的印度、波斯、伊朗等国即以那些现在属于中国境内的族群来看如遗物颇有存者的古代匈奴、鲜卑、突厥、回纥、契丹、西夏王国维明确称其ldquo均立国于中国北陲rdquo。④这些当年曾经的ldquo立国rdquo拥有独立税收、官吏和司法体系甚至拥有挑战汉地中原的骁勇和雄健武力用表明臣服或隶属大一统国家统治的ldquo裔rdquo称之与史实有太多扦格。比较而言前面所说的connectedhistory的ldquo跨国rdquo互动即ldquo跨国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大概是对此学术发展走向一个较为恰当和确切的标识。二将中国史纳入ldquo世界历史rdquo的努力作为近代ldquo科学史学rdquo⑤的一项重要发展这种ldquo跨国视野rdquo研究取向之展开最初还在于超越传统史学的闭塞和狭隘。世纪年代日本东方学学者的桑原骘藏(mdash)在对梁启超刊于年《中国历史研究法》一书的评论中指出从今日的学问来看中国传统史学让人遗憾的地方很多。在他看来这些ldquo让人遗憾rdquo的地方其中之一是虽强调ldquo淹博rdquo但即使在最注重ldquo会通rdquo的学者那里如编撰《通志》的郑樵和撰写《文史通义》的章学诚都是ldquo只主张lsquo纵rsquo的会通之必要而未认识lsquo横rsquo的会通之必要也rdquo。从字面上来看桑原的这个批评是指郑樵的纪传体《通志》将一些相同或相通的事件分散记载于不同的人物传记里使读者很难弄清楚时间或事件的ldquo全相rdquo。桑原说这是ldquo仅以lsquo纵rsquo的会通为目的而忘了lsquo横rsquo的会通rdquo。接着桑原又批评梁启超虽提出研究中国史middotmiddot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①②③④⑤王国维:《最近二三十年中中国新发见之学问》傅杰编校《王国维论学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王汎森、潘光哲、吴政上主编《傅斯年遗札》第卷台北ldquo中研院rdquo史语所年第页。桑兵:《国学与汉学:近代中外学界交往录》浙江人民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王国维:《最近二三十年中中国新发见之学问》傅杰编校《王国维论学集》第页。关于中国现代ldquo科学史学rdquo的发展请参见许冠三:《新史学九十年》上册岳麓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胡成:《ldquo科学史学rdquo与中国现代史学专业精神之形塑》《史林》年第期。必须要参考外国的纪录但在文中却不提及日本、朝鲜的历史纪录①认为也缺乏一种ldquo横rdquo的会通。当然桑原是一位日本学者但那个时代受兰克ldquo科学史学rdquo影响的日本东洋史在欧洲学到了若干东方学的科学方法从中国汉学传统中才走出来被认为较中国学人先行了一步。②作为后来者同样在欧美东方学界长期访学归来的陈寅恪在年月在为陈垣的《敦煌劫余录》撰写的序言中也认为中国学者治学ldquo罕具通识rdquo。需要说明的是这个ldquo罕具rdquo的ldquo通识rdquo多半是指ldquo向外rdquo研究的ldquo横rdquo的ldquo会通rdquo。因为陈寅恪接下来指出:作为那个时代世界学术之新潮流的敦煌学ldquo自发见以来二十余年间东起日本西迄法英诸国学人各就其治学范围先后咸有所贡献。吾国学者其撰述得列于世界敦煌学著作之林者仅三数人而已rdquo。③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这一ldquo跨国视野rdquo的研究取向相对于传统学术在解释历史疑难问题方面已显现出相当多的优越性。毕竟在数千年来的中国史学发展进程中虽涌现出众多成就斐然的大师而且还发展出一整套包括古音韵学在内的拾遗补阙、考异订谬的研究方法但由于缺乏对周边族群及毗邻国家的历史研究之ldquo通识rdquo几乎没有一个学者能够掌握处理那些ldquo塞外之史殊族之文rdquo的实际研究能力遇到此类问题只能束手无策、望而却步。按照著名元史专家陈得芝的说法即使到了传统学术发展最为精致的清乾嘉之时像钱大昕这样精通音韵、懂得一些民族语言的伟大学者在其《考异》中虽补订地理志最多《西北地附录》却仅有一条文字全不考地名。此外钱大昕所议及的那些关于周边族群的制度也不乏谬误之处。④相比之下新一代持有ldquo跨国rdquo研究取向的学者由于能更多地利用新材料、新方法自然能更有效地解决传统中国学者无力论及和研究的问题。年尚在柏林求学的陈寅恪听说商务印书馆重印日本刻版《大藏经》致信询问其妹能否筹集一批购买此书的款项。此时的陈寅恪不仅掌握了希腊文、拉丁文及英、德、法文且还努力学习梵文、巴利文蒙文、藏文等。在他看来藏文与中文乃同一系文字数千年已用梵音字母拼写其变迁源流较中文为明显。他信心满满地说:ldquo如以西洋语言科学之法为中藏文比较之学则成效当较于乾嘉诸老更上一层。rdquo⑤不过这一ldquo跨国rdquo研究取向有一定局限即在中国史研究中虽开拓了蒙元史、西域史、边疆民族史、中外交通史等专门领域却未能有效推动其他相关领域的中国史研究随之跟进。毕竟那个时代的中国史研究者大多只陶醉于传统意义上汉文典籍的订讹正谬器识不大无意于登高望远。年月被罗家伦聘为清华历史系主任的蒋廷黻回忆道在他最初展开工作之时系里还有一批老派学者他们对各种版本真伪的鉴定以及解释可以说无出其右者却无法知道一个时代重要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变化。蒋廷黻说他的治理方针就是辞退这批旧学者聘请一批能够告诉中国从什么地方发源、又向何处发展、最后定居在什么地方的年轻学者。蒋廷黻有些得意地写道:ldquo我不声不响地引进一批年轻教授代替原来的老教授一点麻烦都没有。rdquo⑥再至年月同样有留学经历即有一定ldquo跨国rdquo学术训练和生活体验时在燕京大学历史系任教的齐思和在一次对青年学生的演讲中批评当时的学术风气是教中国史的不管西洋史教西洋史的也不管中国史两门学问判若鸿沟。齐思和问道:教员不将两者熔铸为一如何能让学生融会贯通他呼吁新一代的史学研究者应ldquo以中国人的眼光来研究西洋史以西洋人的方法来整理中国史这样治学才能有新的收获rdquo。⑦这一状况在建国之后才得到了改变。当时在马克思主义史学思潮的影响之下中国史研究不middotmiddot《史林》①②③④⑤⑥⑦桑原骘藏:《读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现代评论》第卷年第、期。StefanTanakaJapanrsquosOrient:ReadingPastsintoHistory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陈寅恪:《陈垣敦煌劫余录序》《金明馆丛稿二编》第页。陈得芝:《蒙元史研究与中西学术的会通》《江海学刊》年第期。另外屠寄也说过对于漠北史地ldquo然自钱氏大昕以至李氏文田参考斟补不出华籍华图rdquo。见屠寄:《蒙儿史记》ldquo凡例rdquo中国书店年影印本第页。陈寅恪:《与妹书》《陈寅恪全集middot书信集》三联书店年版第mdash页。蒋廷黻:《蒋廷黻回忆录》岳麓书社年版第mdash页。齐思和:《中国史学界的展望:为燕京大学史地学会讲许君大龄笔记》《大中》第卷第期年月。仅强调ldquo跨国视野rdquo且还高调倡导与ldquo世界历史rdquo联系在一起即上述所说的把全球当成一种整体性的unifiedhistory之研究。年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徐特立撰文指出中国史的古代史不可单独写成汉族史。他说因为汉族之开始不过黄河流域之诸夏它的民族之形成必须写它的周围的少数民族诸夏化之过程及现在少数民族共同的历史关系。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已成为世界史不可分离之一部分所以我们写中国历史ldquo必须在国际关系中来写中国史rdquo。①再至年作为马克思主义史学领军人物的胡绳在以《社会历史的研究怎样成为科学》一文中批判了被认为是资产阶级史学的代表人物梁启超。年梁启超在南开大学讲授《中国历史研究法》中称:中国人以往认为禹域为ldquo天下rdquo固属偏陋就像欧洲人偏狭地认为环地中海而居之诸国为世界一样。实则世界历史者牵发而动全身如铜山西崩而洛钟东应合各部分文化国之人类所积共业而成也。梁启超强调中国史与外国史的互动性和相关性鼓吹:ldquo史之为态若激水然。一波才动万波随旧金山金门之午潮与上海吴淞口之夜汐鳞鳞相衔如环无端。rdquo②胡绳批评道:这一说法不是深入历史现象的本质而是任意地根据表面现象的某一侧面把各个历史事实联结起来。作为主观主义者他们所发现的相互联系往往只好算是胡扯ldquo是没有什么科学意义的rdquo。③胡绳所说的这个ldquo科学意义rdquo基于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一个基本信念即ldquo历史是人类不断走向解放的进步历程rdquo。一般说来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德国古典哲学虽都深受启蒙思潮关于ldquo进步rdquo、ldquo理性rdquo和ldquo文明rdquo的影响但德国古典哲学更注重讨论致使人类不断进步的ldquo世界历史rdquo。实际上在那个德意志还没有统一的年代里不只是其哲学家他们的历史学家同样关心ldquo世界历史rdquo的问题。具体说来年康德撰写了《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念》率先提出消除战争、建立和平共同体的ldquo世界公民rdquo之概念。几乎同时年歌德介绍席勒担任耶拿大学历史教授第一堂课讲的是ldquo什么是世界史为什么要学习世界史rdquo。再至mdash年间兰克分别出版了卷本的《法国史》和卷本的《十七世纪英国史的出版》自述关注的不只是法兰西、英格兰历史ldquo而是整个历史世界的历史rdquo。④当然对马克思影响最大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第一个想证明历史中存在着发展和内在联系的黑格尔。马克思的不同之处在于基于唯物史观强调生产力和社会经济形态的作用认为各民族的原始闭关自守状态将由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所打破以往自发地发展起来的各民族之间的分工会被彻底消灭历史在愈来愈大的程度上将成为全世界的历史。所以当时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史学领军人物的范文澜说近代中国是ldquo作为属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而进行斗争rdquo。⑤从年代到年代末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史学独占鳌头的年代。这一时期留下了颇为丰厚的研究成果自不待后人多言。就本文的论述主轴来看ldquo跨国史rdquo乃至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虽与马克思主义史学当年提倡的ldquo世界历史rdquo有所不同却在研究视野和胸襟上没有太多不同之处。毕竟英文中的ldquo世界rdquo(world)这一概念出自中世纪英文与陆地相关的ldquo人类生活rdquo(humanexistence)有一定的主观、想象成分如人们常说的ldquo悲惨世界rdquo、ldquo欢乐世界rdquo以及作为学术理念的ldquo第三世界rdquo等等。ldquo全球rdquo(globe)的这一概念则来自拉丁文的ldquo球rdquo(globus)有宇宙ldquo天体rdquo(heavenlybody)的意思自世纪南半球和美洲大陆被发现之后则被视为一个客观的物理空间场所。再以地球三分之二部分由水覆盖故ldquo全球史rdquo的研究内容就不只是以往ldquo世界史rdquo意middotmiddot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①②③④⑤徐特立:《关于研究历史的几个重要问题》《新建设》第卷第期年月日。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胡绳:《社会历史的研究怎样成为科学》《历史研究》年第期。罗格middot文斯编、列奥波德middot冯middot兰克著《世界历史的秘密》ldquo导言rdquo易兰译复旦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范文澜:《关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些问题》《范文澜全集》第卷河北教育出版社年版第页。义上的ldquo人类生活方式rdquo且还要包括在陆地和水中的诸多物体以及与之密切相关各种自然环境生态。①不过这两个概念的共同点都是热衷于研究超越单一国家、单一文化、单一族群、单一地区的普遍史(universehistory)和总体史(totalhistory)。所以当年马克思主义史学试图将中国史研究纳入到ldquo世界历史rdquo的努力作为一个应当发扬光大的精神遗产或可为今天ldquo跨国史rdquo乃至ldquo全球史rdquo视野之下的中国史研究提供以下两方面的ldquo源头活水rdquo。首先是中国史研究应当ldquo走出去rdquo尽力推动和促进世界史研究的展开。早在年作为马克思主义史学领军人物之一的翦伯赞在《略论中国史研究》一文中强调展开世界史研究的重要性。他批评过去以至现在的中国历史家把中国史当作一种遗世而独立的历史。在他看来把中国从其与世界史之关联中截然地划分出来使之成为一个与世绝缘的孤立的历史单位是不能接受的。他认为中国史应当作为世界史中的有机一环ldquo不能划出一条绝对的界限rdquo。②再至年建国之后翦伯赞又刊发了《再论中国历史研究》一文谈及研究中国史要注意与世界史的关联问题时称在年就已讨论过这个问题出版的《中国史纲》也曾应用这个方法ldquo虽然没有应用得很好但还是注意了这个问题rdquo。③此外曾是翦伯赞担任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时的搭档周一良回忆道:翦伯赞是研究中国历史的对于系里的外国史的教学与研究对于外国史方面的人才的培养同样给予关心和重视。周一良还说:ldquo大学历史系里成立世界史专业北大是最早的一家而这又是在翦老积极倡导热心支持推动之下实现的。rdquo④所以台湾地区著名中国近代史学者林满红在《以世界史框架写中国人的近代史》一文中指出年代以来的中国大陆史学在反抗帝国主义侵略论的影响下虽多半只着重列强侵略中国的一面而没有太多注意及列强对华关系更深远背景ldquo但有时较台湾更注意世界史rdquo。⑤其次是中国史研究还应当ldquo引进来rdquo在中国史的特殊性中思考人类历史发展的普遍原则。那个时代我们虽与世界主流史学相隔绝大多数学者的ldquo世界史rdquo知识如德国农民战争、资本原始积累、英国工业革命以及俄国资本主义发展等均来自马克思、恩格斯等经典作家的论述而非西方史学同行基于第一手资料的专题研究但他们重点关注汉民族形成、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资本主义萌芽、农民起义和亚细亚生产方式所谓ldquo五朵金花rdquo之研究对应着与ldquo世界历史rdquo一些相关或相通的发展。从学术发展到今天的来看这些问题不一定都是能够实证的真问题。然而这些研究成果却证明了世界史发展的共性即生产方式进步和社会制度变迁的一些普遍公认标准同样适用于评论中国历史。这就有点像从来着眼于世界历史发展的布罗代尔晚年为撰写ldquo法兰西的特性rdquo时做出的一段表白那样他说:马克middot布洛赫断言:ldquo没有法国国史只有欧洲史rdquo。如果再想起他的另一句名言:ldquo唯有世界史才是真正的历史rdquo布罗代尔认为还可以补充说ldquo没有欧洲史只有世界史rdquo。还有年德加middot基内也说:ldquo近代人类的一项殊荣便是他们构成了万国史rdquo。布罗代尔承认在构思这部著作之前曾为这些话大伤脑筋后来意识到大可不必因为ldquo在撰写过程中我发现法国史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范例通过它的切身经历可以揭示出欧洲和世界的进程rdquo。⑥这个意思同样可以用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话来表达。郭沫若在《中国古代社会史研究》序言中说过:ldquo中国人有一句口头禅说是lsquo我们的国情不同rsquo。这种民族偏见差不多各个民族都有。然而中国人不是神也不是猴子中国人所组成的社会不应该有什么不同。我们的要求就是要用人的观点来观察中国的middotmiddot《史林》①②③④⑤⑥BruceMazlishldquoHistoryComparingGlobalHistorytoWorldHistoryrdquoTheJournalofInterdisciplinaryHistoryVol.no.Winterpp.mdash.翦伯赞:《略论中国史研究》蒋大椿主编《史学探渊:中国近代史学理论文编》吉林教育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翦伯赞:《再论中国历史研究》《新建设》第卷第期年月日。周一良:《纪念翦伯赞同志》《翦伯赞纪念文集》编委会编《翦伯赞纪念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年版第页。林满红:《晚近史学与两岸思维》台北麦田出版社年版第mdash页。布罗代尔:《法兰西的特性mdashmdashmdash空间和历史middot导言》顾良、张泽干译商务印书馆年版第mdash页。社会但这必要的条件是须要我们跳出一切成见的圈子。rdquo①三ldquo重视细节拒绝lsquo碎片化rsquordquo的ldquo新会通rdquo自年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史研究取得的巨大成就有目共睹毋庸赘述。不过就其发展走向来看更多还是由于摒弃了极左思潮和教条主义的影响积极引入来自西方的社会史、新文化研究方法以及各种典籍、资料的整理和开放致使在上述ldquo向内rdquo的中国史研究有了非常可喜的进步。不过相对于百年来新史学积极倡导的ldquo向外rdquo的中国史研究范式却没有同等、同量乃至同步的辉煌。作为一个例证是史学研究离不开资料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像王国维、陈寅恪那样矢志于ldquo跨国史rdquo视野之下的横向会通必须尽可能地利用多种语言、多种资料或多种档案。《近代史研究》的统计数字却表明即使在梁启超所说的ldquo世界之中国rdquo与世界史互动最为密切的近代中国史研究领域里mdash年该刊刊发论文的引证占绝对优势的是中文文献外文文献的引证不到。②再至年台湾地区学者蒋竹山也观察到:近年来大陆虽对ldquo全球史rdquo高声倡导但相关介绍性文章ldquo常提到的学者多半为过往所熟知的研究者rdquo而非当今世界史坛的最新研究。③虽则我们不能对此武断地做出批评性的结论但百年来新史学的一个伟大传统是:ldquo我们无论治何种学问都应该一面把眼光放大要看到全世界的学人他们走到何处在如何的工作。rdquo④前辈学者回忆道:新史学的重要人物非常重视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外文文献。年代曾在北京大学邵循正门下攻读研究生的周清澍说:邵师懂多种外语非常重视学生的外语学习:ldquo邵先生看别人写的论文先不看正文只看下面的注。如果注中没有引外文书刊肯定没有学术水平。rdquo⑤或许当下研究较少引证外文文献一个原因是与前辈学者尤其是与当年那些积极推进ldquo向外rdquo的中国史研究范式的学者相比如王国维、陈寅恪、翦伯赞、周一良、邵循正、韩儒林等都曾在在国外长期游学、留学颇久能够熟练地研读外文文献、、乃至年代出生的学者多为国内培养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外语研究文献的能力普遍不够。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怕也是在当下浮躁学风影响之下搜集、研读外文文献耗时费日不利于论文的快速批量生产。年一位资深中国史研究者在《中国史研究》中指出:ldquo毋庸讳言在我国当前的诸多人文社会科学中中国史研究者的平均外语水平几乎是最低的不少研究人员甚至是博士生导师也毕生没有读过一篇外文论文。这导致他们谈外语而色变也将钱柜777手机版登陆少数民族文字的文献视为畏途。尤其糟糕的是导师们在国内的学术成就给了他们的学生一种误解以为不用花大力气学习多种语言只去读些质量参差不齐的译本也可以在学界取得成功。如此的观念经过师徒们相授代代相传前景不堪设想。rdquo⑥正是由于研究过多集中在ldquo向内rdquo的中国史研究难免产生的局限是经过这么多年来的这么多人的辛勤耕耘重大问题早已取得了普遍一致创新自然只能集中在一些被以往忽略的细枝末节之上。研究愈来愈细的同时视野和胸襟也就越來越狹隘致使整个中国史研究愈来愈ldquo碎片化rdquo。作为补救《近代史研究》年第期刊发的ldquo中国近代史研究中的lsquo碎片化rsquo问题笔谈rdquo专题中章开沅撰文呼吁ldquo重视细节拒绝lsquo碎片化rsquordquo。怎样才能拒绝ldquo碎片化rdquo大概是由于笔谈而非专题研究章先生只能点到为止未能具体阐发和诠释。比较而言美国史学界早在年前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众多讨论或可为我们提供参照和借镜。年著名法国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钱柜777手机版登陆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4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博聚网